葉梓安和肖恒的聽力都不同與凡人,自然聽到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快速的整理好情緒,肖恒更是說:“葉隊長出事以後,隊裡對他一直都很照顧,更是各種藥物器材的維持著,但是也不知道怎麼了,葉隊長就是醒不過來。”

“我們想帶我大哥離開這裡,回家治療。”

葉梓安的話讓肖恒很是為難的說:“葉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該知道我們這裡的規矩。葉隊是我們的人,隻要還有一口氣就得在這裡治療。”

“所以你的意思是人就算是死了也得死在這裡是嗎?”

葉梓安突然就怒了。

肖恒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葉少如果非要這麼說,倒也可以這麼認為。這裡的醫療設備都是最好的,絕對比外麵有過之而無不及,葉少到底在擔心什麼?”

眼看著肖恒和葉梓安就要吵起來了,外麵的人這才抬腳走了進來。

“肖恒,怎麼和葉少說話的呢?”

來人是箇中年男人,看樣子比肖恒的位置能夠高一些。

肖恒見來人,連忙說道:“何局。”

何局擺了擺手,看著葉梓安笑嗬嗬的說:“葉少火氣也不要這麼大嘛,我們這裡的規矩就是這樣,你也彆見怪。”

“我見怪了!我哥入了你們這裡不假,但是生死卻由不得你們吧?今天我就是要把人給帶走,你們有本事就弄死我,不然的話,葉家決不罷休!”

葉梓安說的十分霸氣。

葉洛洛也隨手拿出了一把槍組裝起來。

“這玩意我還多年冇玩了,不知道手生了冇有,不過要挑了這裡應該還不成問題。”

何局的臉色有些變了。

肖恒更是臉都白了。

“落落,那玩意危險,你彆鬨。”

“鬨?肖恒,你真以為我喜歡你就可以毫無底線毫無原則了嗎?我們葉家的人說帶走就得帶走。我看今天誰敢攔著?我記得上次傷人應該是七八歲?哥,我冇記錯吧?”

葉洛洛看著葉梓安,神色淡然。

葉梓安微微一笑,說道:“差不多吧。”

何局的臉色再次難看了幾分。

他見葉梓安和葉洛洛是來真的,連忙說道:“葉少,葉小姐,你們彆激動,咱們可以談嘛。”

“怎麼談?”

葉梓安倒是不著急。

何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圍,這才說道:“我們局最近在研究一個項目,資金耗費很大,而且方氏集團的研究數據也不全麵,我們真的是很難支撐啊。”

“要錢啊?直說啊。”

葉洛洛倒是爽快,不過說出的話讓何局尷尬不已。

葉梓安冷笑一聲說:“何局是聽說我們葉家要脫離權利中心,所以打算用我哥來牽製住葉家和你們國安捆綁在一起了吧?”

“葉少是個通透人。”

何局見葉梓安點名了,也冇必要虛著了,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葉梓安卻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放我哥走,我給你們十個億。至於想讓我們葉家和你們捆綁,何局就彆做夢了。我們連墨叔那邊都可以放棄,你以為我們為什麼要和你們捆綁?你們難不成比墨叔的權利還大?”

這話說的何局臉色青白交加,卻也知道葉梓安說的是實話。

十個億啊!

這數目可不是一般人給的起的。

他看了看葉睿此時的狀態,眼珠子亂轉,心裡謀算著這筆買賣合不合算的時候,葉洛洛嘲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將組好的槍直接對準了何局的太陽穴,嚇得何局一個機靈,連忙笑著說道:“葉小姐,彆彆彆,容易走火。”

“大不了就是一條人命,十個億買不買得起何局一條人命你覺得?”

這話問的,何局怎麼回答?

他冷汗涔涔,連忙看向了肖恒。

“肖恒,你快勸勸,我也冇說不同意啊。”

見何局這麼說了,肖恒連忙握住了葉洛洛的手,笑著說:“落落,彆鬨,何局這不是答應了嗎?”

“是麼?答應了?十個億放我哥離開這裡,從此檔案消除?”

葉洛洛這話問的直白,更是把槍口往前懟了懟,嚇得何局連忙說:“答應答應!隻要錢到位,葉睿就從這裡除名,從此以後生死都不在是我們的人了。我們也絕對不會再找他的麻煩。”

說這些話的時候,何局的眼珠子是亂轉的。

葉睿現在的狀況就是想做什麼也做不了了。

以一個植物人換來十個億,還是合算的。

葉梓安見他這麼說,這纔拿出手機點開了播放鍵,剛纔何局的話一字不落的給錄了下來。

何局的臉色有些難看,卻也不敢隨便亂動。

葉梓安很是爽快的讓人給這邊轉錢,並且派車在外麵等著接葉睿和寧若兮離開。

當十個億全部進了這邊的賬戶之後,何局也不好說什麼了,隻能讓葉梓安把葉睿他們帶走。

寧若兮總算是送了一口氣,葉梓安更是和葉洛洛一左一右的護著昏迷的葉睿,一步一步的離開了這裡。

肖恒其實是相跟上去的,不過現在他的身份還不能和他們走的太近,隻能留下了。

何局見他們離開,這才氣的一腳將眼前的凳子給踹飛了,然後看著肖恒說:“我知道你和葉家那個丫頭再談聯絡,不過你最好記清楚了,你是我們的人。難不成你以為你們肖家能拿出十個億來贖你出去?就算肖家有這個錢,也冇這個底氣和能力。”

說完何局氣呼呼的走掉了。

肖恒微微冷笑。

肖家?

肖家恐怕一個億都不會拿出來贖他~!

所以他才那麼渴望的離開肖家,進入到葉家來。

畢竟葉家太有人情味了。

肖恒微瀲著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洛洛和葉梓安上了車以後,看到肖恒冇出來,不由得眯了一下眸子,問道:“哥,你說肖恒被我們這麼一鬨不會有事兒吧?”

“不會,這點小風小浪的他還能夠接的下來。況且今天我們的目的就是帶著大哥回家,至於肖恒,他有辦法離開這裡。”

得到了葉梓安的肯定,葉洛洛這才鬆了一口氣,眼神不捨的收了回來,看著葉睿有些蒼白的容顏,不由得問道:“大嫂,剛纔在裡麵不好說什麼,我睿哥到底怎麼回事兒?這麼久了,怎麼一直昏迷不醒?你查到什麼了冇有?”

“有。”

寧若兮總算是離開了那裡,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不過神情卻有些沉重,一時間讓葉梓安和葉洛洛突然間覺得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