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眾人都反駁不了。

墨琛也讚同:“冉冉說的對,他們對蘇思雅造成的傷害是一輩子,很多人成長後的性格做的事,都跟原生家庭有關。”

他看著麵露溫怒的冉冉,柔聲接著開口。

“我跟你說這件事,是想說,不管是疤哥蘇思思,還是錢生乾,有冇有血緣關係,他們都隻是外人。”

“冉冉你有我,有坐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還有其他很多的親人,朋友,過去的事都過去了,未來纔是最重要的,以後的每一天,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錢冉微微一笑:“我知道,我隻是有點感歎。”

她被琛琛抱住後腦勺,微微一拉,側臉就靠在他溫暖的懷裡,很安全,有種幸福的感覺。

“除了疤哥給我發訊息,巫昇天也發了,問疤哥跟蘇思思能不能去探望蘇思雅以外,巫樂天跟符如雲的訂婚宴也到了,想讓我們出席,你是怎麼想的?”

“訂婚宴?”

墨琛重複了一下,下意識的看向錢磊。

墨茶跟阿木也看了過去。

錢磊的手緊了下,但很快就鬆開了,麵色淡定:“放心吧,這件事我早就放下了,其他人我都能原諒,他們兩個我又有什麼不能原諒的?”

他微微一笑,放下了:“我要是一直記著,累的是我自己,你們想去就去,不用顧忌我。”

“再說他們也受到懲罰了。”

說到這一點,他不懷好意的笑了下。

“不過,姐,你確定你們去他們會開心嗎?”

“我覺得他們肯定對你們是又懼有怕!”

“巫昇天應該也就意思意思,不叫你們他說不過去,但你們真去了,他怕是也會害怕,冇準像淩曼珠當初辦宴會的時候一樣請一百個保鏢盯著,時刻提防你們會不會再對他兒子跟未來兒媳婦動手。”

墨琛跟錢冉笑了笑,說的一點都冇錯。

墨琛:“去不去我都行,冉冉你決定,就是份子錢這一塊我可不想出。”

當初把磊磊傷害成那樣,結婚還想讓他出錢做夢!

錢冉從墨琛懷裡抬頭。

“去看看。按照符如雲的性格,她應該非常恨我纔對,可過去這麼久都冇有一點動靜。”

“巫昇天說她已經放下,決定跟巫樂天好好生活,但萬一正在密謀著什麼,他們在暗處,有可能會讓他們鑽空子的時候,與其防著他們,不如直接去看,隻要他們是真的放下了,我也不會毀了他們的臉跟腿,還揪著過去不放。”

墨琛一口答應:“好!”

阿木立馬跟著開口:“什麼時候?我也去。”

墨琛看過去,皺起好看的眉:“你還是好好保護傲白,萬一他們為了威脅冉冉調查你,然後找上傲白怎麼辦?”

阿木瞬間冷了臉:“傲白待在俱樂部不出去不會有任何危險!”

墨琛:“那倒未必,除了衝進來,想要對付人的辦法有很多,比如外賣,比如我們出去買的菜,或者其他東西,又或者是扮成什麼人假裝進來乾什麼,趁機對大家下手,防不勝防,你不在傲白身邊她多少都有點危險。”

冷傲白:“……”她覺得墨琛在胡扯!

可扭頭,看著阿木逐漸擔心的眼神,都不忍心跟阿木說這句話。

她還……挺喜歡阿木在乎她的那種感覺。

阿木的臉色變得更差了,拿著茶杯的手攥得緊緊的,恨不得跟墨琛打一架!

冷傲白想勸阿木幾句,可張了張口都不知道怎麼勸,總不能說她害怕,希望他留在俱樂部保護她吧?

那太做作了,她說不出口。

隆新兒見狀連忙插話:“我覺得墨琛說的有道理,就比如被放火那次,我們也是防不勝防,隻要有人想害我們,那他們就是在暗我們在明,什麼陰招都可能使出來的。”

她說到這,語氣認真起來。

“不瞞你說,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外麵危險,我爸媽跟我表叔一直護著我不讓我外出是有原因的。”

“我是他們唯一的軟肋,所以從小就經曆著,被刺殺,或者車禍,被綁架的這些可能。”

“有些真的發生過,要不是我爸媽安排的保鏢,加上表叔也一直跟在我身邊從小習武,我怕是活不到現在。”

她語氣很輕鬆,但在場的人都能感覺到凶險。

特彆是她說的小時候。

墨茶心疼的握住隆新兒的手,暗暗下定決定以後要好好保護她,絕對不讓她再受到以前受過的傷害。

他要像琛爺護著新兒一樣。

新兒就是他墨茶的命!

錢冉點頭,順著話往下說:“新兒說的是真的,我之前還幫子墨暗中保護過新兒,隆家一直很多人盯著,她是隆家唯一的女兒,到現在也很多人想利用她對付隆家,或者是得到整個隆家。”

她說的時候,特意看著阿木。

阿木是知道這些事的,所以一下子就聯想起來。

下意識的伸手去握住冷傲白的手,從一開始的不是很上心,到現在慢慢的,他竟然覺得好像隻要離開傲白身邊,傲白就隨時可能會有危險。

傲白的身邊離不開他,可又好像是他離不開傲白。

他下定決心不走,看向墨琛,語氣裡夾著威脅:“那你保護冉姐,要是冉姐有什麼事,我第一個找你算賬!”

墨琛覺得好笑,但也知道阿木隻是關心冉冉。

他扭頭,溫柔又深情的看著冉冉:“放心,要是冉冉有什麼事,不需要你動手,我自己都不會放過我自己。”

錢冉微微勾了下粉唇。

牽著墨琛的手從沙發上站起來:“你們聊,我去處理點事情。”

她看向墨琛,指了下旁邊的電腦。

墨琛立馬聯想到:“你是說走廊上的監控?”

錢冉點頭:“回來的時候忘了,應該冇有被拷貝走,現在處理來得及。”

一邊說一邊朝外麵的電腦走去。

選了一台最近的。

錢冉坐下後,開了主機。

她節骨分明的手指飛快的敲在鍵盤上,螢幕上是黑色的,隻有白色的字母或者數字時不時出現,速度很快,幾乎看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