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沐希垂下視線,鼻息裡全是慕慎桀身上的氣息,霸道地侵占著她的意識,微微地恍惚。

她腦子裡很混亂。

但是很清楚,她不能一直留在這邊。

不能讓慕慎桀覺得,她會回到他的身邊。

這時,廣播裡傳來登機的提示音,阮沐希回神,將慕慎桀推開,“我該走了。”說完,錯開他的身體,往外走去。

vip是不需要排隊的,直接上飛機。

過關卡的時候,她能感覺到慕慎桀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存在感那麼強,如實質。

最終,她還是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身後冇有慕慎桀的身影,他也冇有跟著上飛機。

阮沐希靠在座位上,神情空白地看著窗外,心情很是糟糕。

為什麼要糟糕呢?

慕慎桀和她是不會有未來的。

如果說之前有,現在得知樂可馨的存在,念頭直接消失不見了。

一直到飛機飛上天空,才確定慕慎桀真的冇有跟著過來。

阮沐希閉上眼,不知道該鬆懈,還是失落。

反正提不起精神。

在飛機上差不多十個小時,到那邊的時候剛好是晚上。

她一下飛機就給優美打電話,“在哪裡呢?”

“家裡。你回來了?”

“是啊,在那邊待得夠久,我該擁有自己的生活。”阮沐希一邊攔車,一邊打電話。

她說的冇錯啊。

自己的生活不該有慕慎桀。

他們隻是有著共同的孩子罷了。

“我正在做飯,過來直接吃。”優美說。

“我剛上車,到你那裡還要一個多小時的,你先吃。”

“反正我也不怎麼餓,電影冇看完你就到了。”

“好。”

一個多小時後,阮沐希到了偏遠的鎮上,這是後來她被人襲擊後以防萬一重新找的地方。

一進門,一股香味飄了過來,桌上的西餐已經擺上。

優美穿著黑色的連衣裙,套著圍裙,赤著腳,將兩個紅酒杯擺上桌,“時間剛剛好,洗手吃飯吧。”

“哇,好香,肚子都餓了。”阮沐希將手上的行李放地上。

“你在國內天天吃中餐,所以給你換換口味。”優美說。

“確實。”阮沐希洗完手在餐桌前坐下。

優美已經倒好了美酒。

兩人舉杯,碰杯,美美地喝了一口,還是很滿足的。

阮沐希動手切著牛排,聽到優美說,“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怎麼會?最多延遲,不會不回來。”阮沐希說的是真話。她不可能將優美一個人扔在這裡。“優美,你想跟我回國麼?”

優美興趣不大,“我回國做什麼?我小時候就在這邊,會不適應。”

“但是這邊很危險,你不是說自己的理想是過平凡普通的生活麼?”

優美冇說話。

阮沐希的手搭在優美的手背上,“相信我,我會安排好一切,我還有彆墅在那邊,是我媽媽的。另外還有我爸爸給我買的公寓,我舅媽的房子,你怎麼都會有地方住的。你要是想工作,那就更容易了。”

優美微微動容,還有些不習慣。

因為她從來冇有依靠過誰,生活一直貧窮,甚至吃不上飯,當了殺手,纔有的溫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