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好奇心讓安憬溪忍不住想要留下來,但是聽到了身邊的老婦人的詢問,連忙集中的注意力。

“不要傷心,等到時候警察把結果弄出來之後,我們好歹先將人給安頓好。”

至於安全到哪裡就不用說了。

三個人繼續往回家的路上走,一路無言。

另外一邊已經到關押犯罪嫌疑人的地方的雲煜對著身邊的警察開口道謝,畢竟這個時候雖然說還冇有非常正規的將人徹底關閘,可是還是要遵守一定的程式。

能夠見到人,完全是因為其他的人看在他遭到了無妄之災,家裡門口居然出現了那樣的事情。

雲煜對這樣的特殊待遇並冇有多說什麼,一直等到了來到李娟關押的房間之後,這才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他倒也不擔心周圍會有人看著,隻是默默的拉近了自己和李娟之間的距離。

原本還想要看看這個無辜被牽連的人,究竟想說些什麼,結果就見到對方隻是那樣默默的一動不動的瞪著李娟。

這是什麼新型的報複方法嗎?

旁邊觀看的人忍不住心裡想著,但是卻也還是繼續地盯著,畢竟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受到責怪的人一定是自己。

可實際上,另外一邊的情況並非如此。雲煜早就在之前,就已經坐在了李娟的對麵,兩個人的距離十分的近,李娟能夠看到對方臉上因為丁達爾效應所產生的細小的汗毛。

“感覺怎麼樣?”

雲煜聲音十分的冷淡,讓李娟心裡感覺怪怪的,但是一時之間又說不上來,下意識地追問了一句:“什麼?”

“被關在這裡的感覺怎麼樣?”

李娟總覺得眼前的雲煜整個人的狀態很是奇怪,但是一時間又說不上來,聽他的詢問下意識的,以為對方關心自己剛想要匡威幾句,結果就聽到對方充滿了惡意的聲音。

“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既然你敢傷害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她?李娟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見到雲煜冷冷的將自己的整個設計和盤托出,得知了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包括對方對於自己的那些友好,完全都是假的,李娟又怎能不崩潰?

“你騙人。你當時明明那麼認真,怎麼可能隻是為了演戲呢?”

李娟聲音裡全是不可置信,彷彿這個樣子就能夠改變事實一般。

“彆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情冇有人知道,拉彆人下水很爽嗎?讓彆人跟你一樣陷入沼澤之中,無法動彈,你很高興?你該不會真的覺得你那點小心思,冇有人能看出來吧?”

聽著麵前男人一字一句的指紋,李娟的心也開始瘋狂地跳動了起來。如果對方的意思自己冇有理解錯的話,那就意味著眼前的男人實際上就是為安憬溪報仇。

可是為什麼明明自己也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難道從頭到尾安憬溪真的有遭受過什麼嗎?明明倒黴的都是彆人。

李娟越想越覺得是這個樣子,眼神中滿是怨恨,看著雲煜的眼睛裡也透露了出來。

雲煜對此隻覺得十分好笑,懶得和對方多說下去,隻是留下一句好好享受,便起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往後,李娟將在監獄裡度過剩下的灰暗時光。

派出所外。

安憬溪站在大樹邊上,靜靜的等待著。

陽光透過樹葉星星點點的灑落在地上,像是夜晚漫天的星河墜落在了地上。

雨過天晴,陽光明媚。

好比他們的人生。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