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懷瑾的心涼了。

他對著寧暖暖的屍身哭了很久。

年少的愛戀,以前隻是得不到迴應而已,而現在卻要用這樣的方式和她說再見。

他已經退而求其次,放棄了得到她的念想,卻冇想到……自己連守護她竟然都難以做到。

薄時衍能理解蕭懷瑾的痛苦。

同是情敵,他理解蕭懷瑾麵對寧暖暖屍首的痛,便允許蕭懷瑾留在這裡送她最後一程。

到了晚上。

五個孩子從外麵放學回來。

當看到家裡被佈置成靈堂的樣子,一個個臉色大變起來。

尤其是看到鮮花簇擁中,擺放著他們媽咪的黑白遺照,以及寧暖暖的屍首後,五個小傢夥瞬間傻在原地,無雙黑白分明的大眼裡充斥著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

他們才上了個學,怎麼回來看到的是這樣的場景!

“小少爺,小小姐,你們回來了……”張媽紅著眼睛,強忍著悲哀不斷地抹去眼角的淚水。

薄語楓皺著眉頭:“媽咪躺在那邊做什麼?!”

聽到這話,張媽好不容易控製的情緒,頓時繃不住了,抽泣起來:“語楓小少爺,你們的母親…她走了……”

五個小傢夥對死亡都有了一定的概念。

人死了去哪裡,他們不知道。

但是他們知道,人一旦死了,就代表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婆婆,你彆哭!”寧小烯握住張媽的胳膊,晃了起來,“今天不是愚人節,不能和我們演這種玩笑!你要是騙我們……我們幾個真的會生氣哦!”

聽到寧小烯這麼說,張媽心中五味陳雜,真的不知要怎麼說了。

語杉和一一見張媽這樣,忙走到薄時衍身邊。

“婆婆年紀大了,我不相信她說的話!”語杉扯了扯薄時衍的衣角,忽閃著大眼,無比認真地問道,“你說過的,我記得你和我們保證過的,要把媽咪平平安安帶回來的……”

一一也在旁邊拚命點頭:“是啊!暖暖媽咪很厲害的,她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媽咪!爹地你也是,你那麼厲害,一定不會讓她遇到危險的,對不對?!”

隨著語杉和一一這麼問,五個小傢夥的眼神齊刷刷地望向薄時衍,都等著他辟謠。

雖然‘媽咪’躺在這裡,但肯定……有什麼轉機的!

他們的媽咪,纔不可能這樣死掉呢!

一定是這樣的!!!

孩子們的目光最是真誠,純粹得不含任何雜質。

薄時衍緩緩躬低身子,沉聲道:“對不起,爹地食言了,冇有保護好你們的媽咪。以後也許冇有這樣的機會,你們幾個……和媽咪…做…最後的道彆吧……”

這幾句話,對五個孩子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冇有轉機!

他們最最最相信的爹地,竟然親口告訴他們,媽咪去世了?!

語杉就站在薄時衍的身邊,她攥緊拳頭,用力地掄在親爹的胸膛上,每一下都像是使出吃奶的勁兒。

“你騙人!你騙人!”語杉的包子臉瞬間被淚水佈滿,嘴裡依然喃喃道,“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你和我們幾個保證的話,怎麼能做不到!難道……難道就因為我們是小孩子,所以你就可以不做到嘛!”

語杉哭得撕心裂肺。

另外四個也冇好到哪裡去,淚水都像豆子一樣,不爭氣地往下掉。

他們再也見不到媽咪了!

他們世界上最最最好的媽咪冇了!

語杉邊哭邊打著薄時衍,不斷說道:“你把媽咪還給我!我和媽咪相處還不到一年,她還冇教會我醫術!你這個說話不算數的,你把她……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