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山脈!

魔世和上天界的邊界線。

對抗永劫大魔神的戰爭已經結束數月,仙道域,上天界,魔世也是迎來了和平相處。

今日的修羅山脈,喜慶不已。

仙道域的古神帝率一眾仙王前來祝賀。

“恭喜魔世帝尊,賀喜魔世帝尊。”

“馨香傳來麟兒啼聲,蘇魔神有福了,哈哈哈哈。”

“祝賀蘇魔神之子滿月,這是一點薄禮。”

“……”

麵對眾人的祝福,蘇逸辭的臉上也是笑容滿麵。

他也是首度體會到了作為一個父親的喜悅。

“多謝古神帝……”蘇逸辭雙手抱拳,展露著笑容。

“為何不見楚天帝?”古神帝詢問道。

蘇逸辭笑道:“楚天帝一家,上午就已經來了,他們正在內院。”

“哈哈哈哈哈,我還以為是我來早了,原來是晚。”

“都是一樣的,諸位裡邊請。”

“……”

蘇逸辭招呼著八方來賓。

星月神宮的星主,月神也是在蘇逸辭的身邊與之一起迎接來客。

月神眼含笑意,她說道:“蘇逸辭,我們星月神宮也算是舞衣的孃家了,你們生的孩子,跟我們關係也很親哦!”

“那是自然!”蘇逸辭笑道,旋即他看了眼星主,星主的臉上也是佈滿著喜悅。

世人皆知他身為星主,但唯有蘇逸辭知曉他是墨染衣。

墨舞衣是他用生命守護一輩子的妹妹,如今外甥的降臨,也是令墨染衣的人生中照進了一束亮光。

陸陸續續的,劍王島,鑄劍城,以及神道院等地的客人抵達了修羅山脈。

如今神道院,在曾經一眾元老的扶持下,重新建立起來了。

副院長乃是未都觀複,如捉刀上師,輔劍上師,夜無宸等人今天都已經到場。

可是,神道院這邊的隊伍中,遲遲冇有看到一人。

“你在找誰?”未都觀複貓兮兮的走到了蘇逸辭的身邊。

蘇逸辭冇有回答。

未都觀複不依不饒:“你是不是在找柳如煙姑娘?”

“嗯?”蘇逸辭看著對方,心中升起一絲困惑。

接著,未都觀複從衣袖中掏出一封紙信遞給對方:“我們今天去找她的時候,她的房間已經打掃乾淨了,桌上留下了這封信……”

蘇逸辭心頭微動。

隻見信封上寫著“蘇逸辭親啟”幾個字。

當即,蘇逸辭把信接了過來,將其打開後,兩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簾。

“如煙已走,請君莫念。往後餘生,願君安好。”

寥寥十六個字,卻是令無儘的思緒一齊湧上蘇逸辭的心頭。

曾經的往事,也是猶如潮水般襲來。

……

數日之後。

離開了上天界的柳如煙,來到了符文古地。

符文古地乃是巫域的起源地。

這個地方,很古老。

到處都是參天大樹。

每一棵參天大樹的上麵,都鐫刻著古老的符文數字。

此刻,在一座泉池廣場上,兩個容貌幾乎一樣,有如雙胞胎般的少女手牽著手從柳如煙身邊走過。

“誒?如煙姐姐,你怎麼在這?”其中一名少女突然扭過頭,有些驚喜的看著對方。

這兩名少女正是戚小懷,戚小常……

戚小懷之前被鬼域的無常鬼帥占據了肉身,後來蘇逸辭接管魔世後,無常鬼帥就把身體還了回去。

至於戚小常,她的本體乃是一頭擬形獸,這幾年來,她一直跟著黎子規。

柳如煙笑道:“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戚小懷和戚小常的老家是在玄域。

當初蘇逸辭前往天域戰神院的時候,她們就在身邊了。

“我們來找黎子規啊,準備約他一起去蘇逸辭哥哥那裡,聽說他和舞衣姐姐的孩子滿月了,我們去祝賀他……對了,你不是在上天界的嗎?你怎麼來這裡了?”

戚小懷歪著腦袋,有些困惑。

柳如煙笑了笑,冇有解釋什麼。

這時,一男一女兩道身影走了過來。

“如煙……”女子驚喜的喊道,直接就撲了過來,把柳如煙抱在了懷裡:“多久冇見了我們,真想死我了。”

女子不是彆人,正是之前在戰神院時期的好姐妹,上官語汐。

而那男子,亦正是黎子規。

“好久不見啊,如煙師妹……”黎子規也是笑著打招呼。

柳如煙問道:“你們一直在符文古地嗎?”

黎子規點了點頭:“是啊!這地方就跟世外桃源一樣,待在這裡清淨多了。”

上官語汐冇好氣的白了黎子規一眼:“這傢夥已經把符文古地當成自己家了,巫域的人趕都趕不走。”

柳如煙笑道:“是不是看上巫域的哪位姑娘了?所以一直賴著不走?”

“哪有……”黎子規連忙否認:“我就是想學一下本事,等以後出去找仇家報仇去。”

“仇家?”

“對啊!我以前躲在戰神院,也是為了規避仇家。不過他們得瑟不了多久了,等我從上天界祝賀完蘇逸辭回來,就去把他們一鍋端了,嘿嘿……”

黎子規自信的笑道。

“對了,話說你怎麼來了?你不是應該留在上天界嗎?”黎子規好奇的問道。

上官語汐又瞪了黎子規一眼:“美女的事,你少管……”

說罷,上官語汐就拉起柳如煙,朝著另一邊走去。

作為以前戰神院最好的姐妹,曾經蘇逸辭在戰神院組建勢力團隊的時候,就是上官語汐把柳如煙介紹給蘇逸辭的……

所以上官語汐一直都很清楚柳如煙和蘇逸辭之間的關係。

“你是不辭而彆吧?”上官語汐問道。

柳如煙仍是笑了笑,她的眸中,隱隱有著淡淡的波痕在泛動。

上官語汐歎了口氣:“唉,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什麼都不必說,我離開的時候,心如止水。”

“真的?”

“嗯!”柳如煙點頭。

“那你以後就留在符文古地吧!我在這邊陪你。”上官語汐道。

柳如煙搖頭:“不用,我隻是會來看看,一會就走。”

“走?你去哪裡?”

“風吹到哪裡,煙就飄到何處!”

“你……”上官語汐嬌軀微顫,望著眼前的姐妹,她不禁紅了眼眶,她不知說什麼,唯有把柳如煙抱在懷中。

柳如煙輕輕的拍著上官語汐的肩膀,亦是久久無言。

在符文古地待了一天,柳如煙見過了巫域的一些朋友。

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她再度離開了。

後麵,她去了天域。

去了戰神院。

去了海域。

甚至還去了玄域。

但凡蘇逸辭曾經到過的地方,她都去了一遍。

半年後……

一座麵朝大海的優美島嶼上,柳如煙獨自坐在海邊的涼亭中撫琴自聽。

她每日與晨曦,晚霞為伴,閒暇時候,種花釣魚,似乎早已習慣了當前的生活。

又是一日夕陽西下,柳如煙一曲結束,她懷中抱著古琴,朝著島嶼中的一間竹屋走去。

夕陽下的佳人身影,唯美如畫。

而,就在島嶼的一座側峰之上,一道氣宇軒昂,目光溫存的年輕身影遠遠的看著夕陽淺灘上的那道美麗倩影……

她不知道的是,這半年多來,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後。

她也不知道,其實她不論走到哪裡,他也跟到哪裡。

就像當初她的無聲付出,他也學會了默默無聞。

“晚上好,柳如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