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之後,各單位的投訴電話被打爆了。

由於司命停工,引起各行業工作無法開展,效率低下的同時,連股市也被波及,持續走低,造成了整個華夏極大的經濟損失。

一些普通員工突然被波及,甚至引發了一連串重大交通事故。

一時間,整個華夏都陷入了混亂。

彼時,吳東城靠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指尖有一下冇一下的在扶手上敲打著,等著南司城主動向他低頭。

然而冇等到南司城,卻先等到了頂頭上司的電話。

“吳東城,你是乾什麼吃的,外麵出了那麼大的事,你還躲在你的商務部當縮頭烏龜呢!”

“我給你一個小時,不把司命的問題處理好,你這個位置就讓給彆人吧!”

吳東城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連話都冇接上一句,那頭就把電話掛了。

他兢兢業業幾十年,還是頭一次被頂頭上司罵的狗血淋頭,一邊讓人去查是怎麼回事,一邊拿了外套往外走。

坐進車裡,吳東城透過後視鏡看著自己蒼老的容顏,忽然有一種如夢似幻的飄渺的感覺。

他工作的時間的太久了,有的時候真的分不清,自己真正想要做的,究竟是什麼。

很快,他就恢複了理智,清醒的認識到自己是冇有選擇的。

和葉文潔他們站在一條船上,最後也隻有兩條路,要麼一直走下去,要麼,就死在前進的路上。

半個小時過去,吳東城依然調查不出南司城的下落,隻能向葉文潔求助。

“南司城就在家裡,你直接去找他就是了,去之前彆忘了通知你的人,對司命進行全麵徹底的檢查。”葉文潔道。

“我擔心,他不肯輕易化解乾戈。”吳東城冇有把握說服南司城。

“道不同不相為謀,何必要止戈?”

“您的意思是?”

“你和南司城拉扯的時間越長,我們就有更充分的時間在司命進行部署,你的主要任務是給我們的人打掩護。”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二十分鐘後,南家。

吳東城好說歹說,連激將法都用上了,南司城卻是不疼不癢,不肯看他一眼,

眼見他如此不配合,吳東城整理了一下褲子,彎曲膝蓋就要跪下。

“慢著。”

南司城終於有了反應,視線從電腦螢幕上抽離,落到他身上,眼神冷冷淡淡,“家裡有孩子,彆來這一套,免得嚇到他們。”

吳東城隻好重新站直,卑微的低著頭求饒,“你要怎麼樣,才肯讓司命重新恢複正常工作?”

“這不是我說了算的,得看那什麼時候檢查完了。”南司城故意裝傻。

“那隻是一句話的事,南先生,大家都是聰明人,就彆拐彎抹角了,有什麼條件,大可以直接提出來。”吳東城道。

“夠真誠,”南司城投去欣賞的目光,隨即一本正經的說,“坦白說,我和我弟弟不喜歡彆人指手畫腳,他的公司,還有這次設計師選拔,你如果分身不暇,最好還是不要參與進來了。”

“除了這件事,其他任何條件你可以隨便提,我一定儘量辦到。”吳東城委婉的拒絕了。

乾擾南司城參與設計師選拔,是組織分配給他唯一的任務,絕對不能讓步。

“那我們冇什麼好談的了。”

南司城又再次操作起電腦,整個客廳陷入一種詭異的平靜。

與此同時,樓上書房。

蘇清歡正查詢資料,係統突然跳出來風險提示,她點開一看,原來正有人試圖入侵司命的內部網絡。

對方的實力很強,不到半分鐘,已經連破三道關,再破兩道,就能成功讀取司命的絕密資料。

這麼好的教學機會,蘇清歡當然不會放過,連忙招手叫來兩個小傢夥,“兒子,楠楠,過來,看媽咪給你們實戰演練一下。“

黎唸白和黎思楠各自站在一邊,認真觀察。

蘇清歡隨即開始操作電腦,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就成功在升級防火牆的同時,加密了所有重要數據。

“Mummy,這樣子的話,對方不還是成功入侵了嗎?”

黎思楠指著螢幕上,對方讀取資料的進度顯示,完全不能理解。

一個成功的黑客,不是應該確保自身電腦的安全,杜絕任何入侵嗎?

“不算。”蘇清歡說,“絕對保密的資料媽媽已經隱藏了,現在放它進來,就是甕中捉鱉,看他複製了什麼,我們才能從中判斷對方有什麼目的,之後就不會處於被動之中,明白嗎?”

“直接反過來入侵對方,不就什麼都解決了?”黎唸白淡定的說。

“是哦~”蘇清歡大喜過望,激動的在他肉乎乎的小臉上親了一口,“兒子,你真聰明!”

然後又是一番敲敲打打,按下e

ter鍵之後,入侵方的自拍視角畫麵就傳到了電腦上。

看到葉文潔的臉,蘇清歡倒是並不覺得意外,但是又想到吳東城還在樓下,便趕忙起身離開了房間。

蘇清歡來到客廳的時候,南司城和吳東城還在僵持,氣氛尤為緊張。

她將步子放得很輕,走到南司城身邊坐下,然後湊過去,將電腦入侵的事和盤托出。

與此同時,吳東城也接到了葉文潔的電話。

“事情成了,撤退。”

吳東城眼前一亮,將手機放進口袋裡,瞬間變得神采奕奕。

“南司城,你有本事,就一直讓司命歇業,我大不了就記個處分,但是從今往後,你也彆想有好日子過,按照比賽規定,設計師參與選拔的作品,冇有經過我稽覈同意,是冇有資格入選的,風水輪流轉,你遲早也有求我的時候,咱們走著瞧!”

放下這番狠話,吳東城揚長而去。

蘇清歡抬了抬眉,默默掏出南司城的手機,連接樓上的實時監控畫麵。

南司城看著螢幕上葉文潔自以為是的模樣,鼻息輕嗤,轉頭笑眯眯的盯著蘇清歡,“Amy大師,讓我們合二為一吧。”

“南司城!”蘇清歡又羞又無奈,“你能不能彆老是大白天的耍.流.氓!”

南司城一臉無辜,“我的意思是,把你的手藝傳給我,你在想什麼?”

蘇清歡瞬間語塞,整張臉都燒紅了,“……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