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然之間,一道奇異的光幕便是在一陣細微的嗡鳴聲中憑空而生,並且直接將張狂還有薑輕舞兩人所在的屋子給籠罩了進去。

霎時間,在空間內部便是充斥了無儘的殺伐戾氣。

幾乎每一道戾氣都足以將一般的武者給抹殺成為虛無。

見到冇有任何的意外發生,這位邱前輩這才徹底的放心了下來。

看起來似乎他們的計劃還行動並冇有驚動房間當中的張狂還有薑輕舞兩人。

又或者說,在邱前輩的眼中看來,張狂還有薑輕舞是天真的一點防備都冇有。

眼下這封殺大陣乃是莫前輩、他邱前輩以及這一方小空間當中眾多高手一起探究創造出來的,用處是為了對付那黑石罪城範圍當中的魔族的。

“封殺大陣的威力,就讓兩位試試威力了。”

邱前輩望著那似乎依舊冇有任何動靜的房間,這般得意的自語說道。

魔族的實力強大,如果僅僅隻是憑藉他們自身的力量,完全一點其他的方法都不講,必然不會是那魔族強者的對手,所以,幾乎一大半的人族高手都已經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這封殺大陣當中。

封殺一起,陣中所有的生靈都必死無疑。

ps://vpkanshu

眼下,那滿滿充斥著殺氣的封殺大陣已經有著無數的殺伐匹練在肆虐,這種肆虐一直持續了很長的時間。

直到兩個時辰之後,邱前輩這才沉聲開口道:“差不多了,關閉封殺大陣。”

隨即就準備安排人進去檢視。

封殺大陣的厲害之處便是不會破壞任何的物品建築,而隻會抹殺陣法之下的生靈。

所以,按照邱前輩的看法,眼下,原先處在房間當中的張狂還有薑輕舞兩人此刻肯定就已經淪為了一片飛灰。

隻不過,那些帶著邱前輩的命令,剛剛準備衝進去的那些武者們,一個個身形就宛若撞在了牆上一般,直接是戛然而止。

因為在這個時候,在這一群人的麵前兩道身形卻是緩步從屋子裡麵走了出來。

不得不說,眼下這走出來的兩人,不是張狂還有薑輕舞以外還能有誰。

此刻全場一片寂靜,幾乎現場所有的目光都是毫不例外的彙聚在了張狂還有薑輕舞兩人的身上。

所有的目光一個個都是宛若見鬼了一樣。

按照邱前輩的說法,封殺大陣之下,任何的生靈都不會有活命的可能。

既是如此,那眼前這兩個從屋子裡麵走出來的人又是什麼?

很明擺著的是,這兩人現在是活人啊。

就是邱前輩自己本人,也都是完全傻眼的狀態。

封殺大陣這是第一次使用,也是被他們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期望的存在,奈何,在想象中如此強大的封殺大陣之下,這兩個人居然還能活蹦亂跳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怎麼可能,肯定是什麼環節出現了疏漏。”

此刻的邱前輩滿臉的震驚,顯然有些無法接受眼前的現實。

以至於這一瞬間,臉色陰晴變幻,甚至都忘記了接下來的這一步該怎麼做了。

而此刻,麵對全場這一個個臉上精彩的表情,張狂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掃過全場之後最終定格在了邱前輩的身上。

“邱前輩,大家同為人族,為什麼要這般自相殘殺呢,有什麼事情不能放在桌麵上說,而偏偏要用這種見不得光的伎倆?”

一旁的薑輕舞也是開口說道:“我還以為是真的接納了呢,萬萬冇有想到,你們居然打的是這般主意,說起來,這人族人似乎和那些凶殘的魔族人冇有任何的區彆。”

不得不說,聽著張狂還有薑輕舞的話,邱前輩的嘴角都是在瘋狂的抽搐。

此刻,邱前輩的一雙老眼盯著張狂,同樣是無限的猙獰難看了起來。

邱前輩深吸了一口氣。

他現在越來越覺得,莫前輩的擔心是真的,這兩個人果然是很不一般。

封殺大陣之下居然能夠做到毫髮無損,要說也就隻有兩種可能,要麼是封殺大陣的威力不夠,冇能將張狂還有薑輕舞兩人順利的斬殺;另外一種可能,那便是張狂還有薑輕舞這兩人的實力很強,已經超出了封殺大陣的威力可以壓製的極限了。

當然現在的邱前輩依舊是無限的傾向於第二種可能。

畢竟,在這一方小空間當中,冇有誰會願意承認是封殺大陣的威力不夠的。

要說這封殺大陣可是他們所有人準備用來反抗這黑石罪城當中魔族的希望啊。

若是讓人知道這封殺大陣無用,那簡直就是在打擊他們的信心啊。

“邱前輩對吧,你們還打算給我一個解釋嗎?”

邱前輩嘴角瘋狂的抽搐,盯著張狂直接是開口說道:“哼,這有什麼好解釋的,被魔族收買的兩個敗類,難道我們人族剷除族中的敗類還需要理由嗎?”

張狂挑了挑眉,卻是沉聲道:“敗類嗎?”

“不過很遺憾,可能敗類的確是存在,但是,肯定不是我。”

這般說著,邱前輩卻不會有絲毫的認可,盯著張狂寒聲說道:“小子,不用在這裡掩飾了,今日,你怕是必死無疑。”

“封殺陣,再啟!”

先前擔心打草驚蛇,張狂還有薑輕舞會逃跑,而現在,他邱前輩要當著所有人的麵,利用這封殺大陣再殺一次。

而麵對這一幕,張狂還有薑輕舞並冇有任何躲避的動作和想法,就這麼眼睜睜的望著這一群人。

他們倒是要看看,這一群人究竟能夠如何奈何他們。

“咻咻咻……”

無儘的殺伐戾氣再次向著張狂還有薑輕舞瘋狂的席捲上來。

隻是,在邱前輩以及一群人的眼神注視之下,無論是張狂還有薑輕舞,任由那能量匹練抽在身上,也全然就是冇事人的狀態。

邱前輩傻眼了。

現場目睹這一切的人族武者也全部都是傻眼了。

封殺大陣可是他們研究出來的心血啊,難道真的就這麼的不堪嗎。

卻說此刻,在一群人震驚的同時,張狂也失去了耐心,掃了這所謂的封殺大陣一眼,自語一般開口道:“這玩意難道很強嗎,為什麼我看著就宛若撓癢一般?”

話落,張狂直接一跺腳。

嘭嘭嘭!

頃刻之間,那在一群人眼中看來如此強大的封殺大陣直接是分崩離析的散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網為你提供最快的神醫狂婿更新,第1951章:難道很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