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英正想著要怎麼找林凡等人報仇呢。

三天的時間他可以儘情的羞辱林凡等人,趙英連忙拍了拍胸脯說道:“修爺爺,您就放心吧!”

“這三天保證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您就放一萬個心是!”

“嗯!”趙修在趙英的肩膀上拍了三下,一臉滿意的說道:“小子,看在你給我傳遞訊息的份上,我給你這個報仇的機會。”

“以後我是趙家村的族長,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找我,聽到了冇有?”

聞言,趙英那叫一個激動,趙修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以後在趙家村趙修就是趙英的後台。

有了這層關係,以後趙英不僅可以在趙家村橫著走,就算是在整個山城,乃至東海都可以橫著走。

要知道,就連薑家村的族長薑昆都不是趙修的對手,其它的古武世家大概率也冇有人是趙修的對手。

如此一來,趙英以後便可以為所欲為。

趙修唯恐趙家村眾人不肯聽從趙英的命令,他負手而立,緊握著那把用空氣凝聚的大寶劍,對著一旁的大石頭輕輕一指。

石頭直接碎裂開來,緊接著趙修掃視過趙家村眾人。

凡是被趙修盯上的人無不感到脊背一陣發寒,他們都有一種感覺,隻要趙修一個念頭就能夠要了他們的性命。

見所有趙家人都低下了頭,趙修這才高聲說道:“趙建國身為趙家村的族長卻胳膊肘往外拐,夥同外人對付趙家村人,實在不配再做趙家村族長。”

“我以趙家村前任族長的身份宣佈,從現在開始,免去趙建國族長的職位,趙建國是趙家村的罪人,若是讓我發現趙家村有誰敢幫助趙建國,直接被定為罪人。”

“在冇有產生下一任族長期間,由我來擔任趙家村族長,你們應該冇有意見吧?”

迫於趙修的壓力,就算是有意見趙家村眾人也不敢說出來,無奈之下隻好一個個都低下頭,不說話。

他們想用這種無聲來表達對趙修的抗議。

趙建國當族長這些年,趙家村人人平等,大家這種抵製強權的性格已經出來了。

趙修這個活了上百年的老狐狸豈能看不透這些小輩的想法,這些人想表達對趙修的抗議,趙修偏偏要壓他們一頭!

趙修的語氣開始越發森寒起來,他冷冷的說道:“我問你們話呢,不服我是不是?”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此言一出,趙家村眾人態度瞬間一百八十度變化。

本來眾人還敢將對趙修的不滿寫在臉上,在發現趙修是個硬茬子之後,所有人表麵上都不敢怠慢趙修。

“老族長本來就是咱們趙家村的族長,代理一下族長怎麼了,修族長放心,彆人不敢說,我一定會好好配合您的工作。”

“修族長說的冇錯,趙家村的族長就應該站在咱們趙家村這邊,我認為趙雄冇有錯。”

“咱們趙家村就是缺少修族長這種英明的族長,若是趙建國冇有當上趙家村的族長,村子早就強大起來了!”

看著變臉比翻書還看的眾人,趙建國跪在地上默默的留下了眼淚:“列祖列宗,是我無能,我無顏麵對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