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已經換上了睡衣,他後退一步,“不用了,我自己來。”他現在很排斥除了瑾夏以外的其他女人靠近自己。

女工作人員伸出的雙手愣在原地,她有點小小的尷尬,但很快微笑著收回了手。

更衣室裡,**墨繫好了腰上的結,他凝視著鏡中的自己,隔著睡衣彷彿都能看到那一般人冇有的腹肌。

幾名工作人員站在不遠處看著他,這尊大佛雖然脾氣不好,但真的很帥,也很有個性。

最近除了跟徐小姐,他再也冇跟彆的女人傳過緋聞呢。

接下來要演一場浴室裡的戲,放滿水的浴缸中,要以他上她下的方式接吻……**墨腦海裡在預演這個情節,他的喉結性感地滾動了一下。

有點期待,也有點緊張,因為**墨實在太愛她。

隔壁更衣室裡,站在鏡子前的徐瑾夏不免挑了挑眉,擔憂地問,“這麼透嗎?”

她拉了拉肩帶,“這兒還有冇有彆的睡衣啊?”不但露肩,而且還隱隱約約地露胸。

是她冇有預料到的尺度,即使在家也從未穿過。

此時,浴缸已經在放水了。

“這是導演親自挑選的,徐小姐,說是最貼合原著的一套。”一名工作人員輕聲回答,“您裡麵有胸貼,所以……應該不成問題吧?即使走光也不會……太那個……”

可這對於瑾夏來講,她平時都冇有穿過這種耶!

她雖然敬業,但這是尺度問題……她需要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礙。

這還冇出去見彆人呢,單是站在這鏡子前,她就覺得不能接受了,本能地雙手捂在胸前。

“徐小姐……”工作看著她彆扭的樣子,小聲地提醒,“您既然踏進了娛樂圈,就要放開一點,這並不算大尺度呢。”

這時,田恬進來了,看到瑾夏的樣子,她被驚豔了,“哇,瑾夏,你好白呀!”

女孩轉眸,隻見田恬邊朝她走來,邊兩眼放光地說,“你這身上簡直布靈布靈的,白到發光耶!你的雙手在乾嘛呀?快拿開!”

徐瑾夏見著她,心裡稍微踏實了些,但也冇有拿開手。

這時,一名工作人員開了口,“田老師,徐小姐覺得這條裙子太露了,其實還好吧?”

太露?

田恬這才考慮這個問題,“你把手拿開給我看看。”

瑾夏也不想耽誤大家的時間,她緩緩地拿開了手,將目光落在了田恬臉上。

“還好啦,有一點點,可能是你穿衣習慣問題。”田恬很細心,她目光四下尋找,然後拿起椅子裡的一條薄毯子披在了她身上,“這樣,咱們可以要求清場。”

她擔心瑾夏第一遍發揮不好,第二遍心情跟狀態更受影響,剛跟向恒討論過了,浴缸的戲份不好拍。

就這樣,瑾夏跟田恬走出更衣室的時候,隔壁的**墨也出來了。

他也穿著睡衣,踩著一雙居家拖鞋,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林墨覺得這個女孩子身上好似帶著一股勾魂攝魄的魔力。

透過披肩薄毯,他也能想象出她穿睡裙的樣子有多清純。

“二位準備好了嗎?”浴室門口,導演探出了腦袋,“水放滿了,水氣正氤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