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都慌亂的圍在程天的身邊,隻有陳澈離開的有點遠。

伶伶遂拉著陳澈去了一邊。

她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父親會情緒這麼激動?”

“抱歉,可能是我說了一些過激的話。”陳澈道。

伶伶不解的看著陳澈。

為什麼陳澈現在對公公的態度,如此的冷漠。

她心裡難免會想到,有些事情,他早晚要知道的。

“我讓司機先送你回去休息吧。”陳澈道,“這裡一時半會,我也走不開。”

不管怎麼樣,他不想讓伶伶參與太多程家的事情。

這是他們程家的家務事。

陳澈無所謂程家的其他人,知道他恢複了記憶的事情。

但是伶伶不一樣。

他不想做出任何對伶伶有刺激的事情。

既然他們已經結婚,他要好好的保護她。

不管他之前是個什麼狀態,都是自己選擇的結果。

伶伶道,“我去客房休息一下就好。”

陳澈道,“這裡亂糟糟的一片,你也休息不好。”

說什麼,他都要送伶伶離開。

伶伶也冇有再堅持。

便回了自己的家。

陳澈送完伶伶,又來到程天的房間。

這個時候,醫生已經給程天打一劑鎮定劑。

醫生讓他們家屬出去說話。

到客廳裡。

醫生道,“程太太,恕我無能,不能將先生的病情控製住。”

程太太聽到醫生這麼說的時候,一直懸著的一顆心,一下子墜落了下來。

她以前是有做好心理準備,程天離開他的那一天,會到來。

隻是,真到了這個時候。

她怎麼能不擔心,不害怕。

程天活著的時候,家裡有個主心骨。

即便是陳澈回來,也翻不出什麼大的浪花。

饒是現在陳澈,還冇有去翻開舊賬。

可是遲早有一天,他會知道事情的真相。

到那個時候,他和程迪,該怎麼辦。

也怪自己的兒子冇有出息。

程太太終於意識到,自己對兒子教導無方。

如今,不但母子兩個人起了很大的隔閡。

程迪現在現在也算是廢了。

他之前把程氏糟蹋成那個樣子,以後再想在程氏,擁有絕對的權利,是冇有任何的機會了。

機會已經在之前被他浪費掉了。

現在也隻能看著陳澈的臉色行事。

好在程迪冇有再繼續逞強,事情都順著陳澈的意思去做。

程太太是瞭解她的兒子的,程迪心裡也憋屈的離開。

她聽了一身說,要做好心理準備的時候。

渾身都在打哆嗦。

“真的冇有辦法了嗎?”程太太道。

醫生搖了搖頭。

他無奈的道,“我已經儘力了,程太太,非常抱歉。”

程迪道,“現在將父親帶到國外治療,還有冇有機會。”

“一樣的。”醫生道。

程迪也很慌。

雖然程天的身體一直不好,但他一向都很主意。

還特意安排醫生就住在家裡。

這樣也方便一些。

萬一有什麼事情,醫生可以馬上過來。

家裡人依舊習慣了。

以為程天一直都主意,哪裡想到,突然間病情急轉直下。

陳澈一直都冇有說話。

程太太道,“小澈,你看怎麼辦?”

陳澈聽著對麵的女人,叫起自己的小命的時候,心理一陣惡寒。

隻是現在他還冇有到撕破臉皮的時候。

“你們商量著辦,對於父親的病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陳澈道。

他就當自己不知道,程天之前到底經曆了什麼。

程太太見陳澈說話的時候,聲音是那麼的疏離。

完全冇有之前回到程家的時候,那樣的熱絡。

即便是假裝的,也可以。

隻是,現在什麼都冇有。

完全是事不關己的態度。

就連在一旁的張芊芊都看出了點端倪。

張芊芊道,“大哥對於父親的情況,不是很瞭解,還是母親和程迪來決定吧。”

她願意在這個時候為陳澈解圍。

畢竟,除了他們程家人之外,還有醫生在。

要是被傳出去,陳澈對於自己病情垂危的父親,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的話,實在是對陳澈和程家的影響都不好。

陳澈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程太太道,“我一個婦道人家,現在也是六神無主,醫生你說怎麼辦?”

她這個時候,隻好在兒子麵前示弱。

不管陳澈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起碼看在她年歲已大,如今也快要失去了丈夫的份上,可以對她網開一麵。

還有程迪。

她的親生兒子,一直冇有原諒她。

就是因為她之前的舉動,導致了張芊芊的第一個孩子流產。

現在也希望,程迪能看到她這個老母親的不容易。

來化解母子之前的我恩怨。

當然,最不希望家裡所有的恩怨都化解的人,就屬於張芊芊了。

憑什麼,因為顧全大局。

所有的傷害都有她一個人承受。

這個老女人,不但殺了她的孩子,還讓她葬送了自己的婚姻。

若是冇有她在從中作梗的話,程迪哪裡會出軌。

她每每想起來,都像是吃了蒼蠅一樣。

張芊芊道,“母親,您現在在家裡是最大,我們都支援你的決定。”

反正不管最好公公的事情怎麼安排,這個老女人都逃不開。

程太太道,“家裡有程家的兩個兒子呢,我得聽程家人的。”

程迪道,“算了,說不定還有什麼轉機呢,還是送醫院的好。”

他說完,就安排人,將程天送到醫院裡去。

在家裡也不是辦法。

儘管醫生已經說了,讓他們做最壞的打算。

可是,還是心有不甘。

陳澈一直都冇有發表意見。

不過,還是和眾人一起,將程天送到了醫院裡。

程天一直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陳澈和醫生說了幾句話,便離開了醫院。

他一走。

程太太就拉著程迪道,“你有冇有發現你大哥,很奇怪,該不會你父親昏迷,是因為他引起的。”

“母親的意思是說,父親和陳澈單獨說話的時候,他們發生了爭執。”程迪道。

程太太點了點頭。

程迪突然不安了起來。

這可就壞了大事。

父親若是不在了,他和母親,都有的受。

不管怎麼樣,一定讓父親的一口氣吊著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