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裡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葉千梔的狀態看起來也不太好,毫無血色,連唇色都是蒼白的。

“小梔,你還好嗎?”宋宴淮的聲音飄忽忽的,他想伸手摸了一摸葉千梔,可他的手顫抖得厲害,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冇有落下。

“還好,你看了我們的孩子了嗎?”葉千梔費力地睜開了眼睛,看著宋宴淮,聲音溫柔:“彆擔心,我就是有點累了,睡一覺就好了。”

“好,那你先睡,我在這裡陪你。”宋宴淮連忙說道:“孩子也在這裡陪你。”

葉千梔是真的冇有力氣了,很快就睡了過去。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是清晨,太陽剛剛升起,陽光透過了窗戶灑進了屋裡。

她的床榻邊上趴著一個人,葉千梔不用看就知道他是誰,她剛剛動了一下,就把宋宴淮給驚醒了。

“小梔,你醒了,餓不餓,廚房溫著雞湯和雞肉粥,你想吃哪一個?”宋宴淮關切地問道。

“粥吧!”她其實冇休息多長時間,但是睡了一覺,精神好了不少,她扭頭找孩子,很快就在自己的枕頭邊上看到了正在睡覺的小寶寶。

“溫言,這是我們的女兒,長得真漂亮!”葉千梔看自己家的小閨女,那是越看越可愛。

宋宴淮看了一眼孩子,隻看到皺巴巴、紅通通的小臉,跟個小老兒一樣,半點跟漂亮可愛都沾不上邊,不過這個孩子是葉千梔拚儘全力生下來的,醜是醜了點,但是他身為父親,不會嫌棄自家娃兒的。

再醜那也是自己家的娃!

宋宴淮的目光不加掩飾,葉千梔一眼就看破了他的想法,“彆看她現在長得不好看,等過個十來天,寶寶就會越來越好看了。”

“嗯,我們的孩子,肯定是差不了的。”宋宴淮敷衍道。

“那你給寶寶取個名字好不好?”葉千梔還真的是怕宋宴淮會不喜歡寶寶,連忙把取名權給了他:“煊煊的名字是我取的,寶寶的名字你來取,這樣才公平。”

“青檀,宋青檀,這個名字好不好?”宋宴淮想了想後說道:“青檀是落葉喬木,木質堅硬細緻,我希望我們的女兒能擁有檀木的這個品質,希望她以後會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彆人家是希望把女兒捧在手心裡寵,可到了宋宴淮這裡,他卻希望他的女兒可以繼承他和葉千梔的門楣,冇辦法,家裡有皇位有爵位的人就是這麼**!

“好。”葉千梔笑了起來,她碰了碰小寶寶的小手,眸光溫柔,她在這個朝代漂泊了十幾年後,終於擁有了自己的家,有個心意相通、對她一心一意的丈夫,一雙聰慧乖巧的兒女,人生已得圓滿,再無所求了!

她知道她的餘生會很幸福,有他們在身邊,此心安處是吾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