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消耗鬼力甚多的女鬼王收回黑骰之內,讓其汲取黑骰法器能量恢複自身。

觀察了周圍環境一番,冇有發現礙眼的人,這才掏出手機發了簡訊。

不過十分鐘,海水翻湧,兩個身著黑鬥篷的神秘人爬上岸邊。

法力隔絕了水汽,他們渾身乾爽。

其中之一掏出手機檢視定位,之後,緩緩向我潛伏的地點接近。

不過數分鐘,對方就到身前了。

掀開帽子,露出老魔物和竺叮的臉。

但我並未直接現身,而是運行著隱匿術,對著他倆送過去一道傳音。

“深淵無儘。”

這是傳音內容。

老魔物一笑,緩緩傳音答曰:“天庭開門。”

我哈哈一笑,帶著兩具殭屍從隱藏之地現身出來。

前麵那兩句看似毫無關聯的話語,自然是接頭暗號。

在群邪遍地的瑪來,多麼謹慎都是正常的。

因為,這地兒法師會的邪術太多了,奪舍什麼的,自然也不再話下。

“小方,就你和它倆,冇帶我那徒兒嗎?”

老魔物上前幾步,向我身後看看,隻能看到兩具銀甲屍。

“風險太大了,還是讓她在家修行吧,這事,我自己就能搞定。”

我給出回答。

“你呀,玉不琢不成器,總是庇護著並非好事,有機會還是要讓女娃多多曆練。”

老魔物搖搖頭,不太讚成我的決定。

“下次吧,下次帶著她。”我苦笑一聲。

老魔物點點頭,不再糾結此事,而是將竺叮召到近前。

竺叮和我寒暄幾句後,掏出了一份地圖。

我接過來仔細檢視。

正是蚜蟲海溝周邊島嶼的佈防圖。

圍著蚜蟲海溝有八個無名小島,其中四個屬於籙佛寺,另外四個屬於巫祭牙。

對外宣稱私人島嶼,不允許任何人接近,豢養了私家武裝軍團,看守嚴密。

這些雇傭軍團,防的是俗世勢力,並不能防住法師高手。

因而,軍營之中,駐紮了法師小分隊。

每個島嶼上都有一支法師小隊,人數從十名到二十名不等。

領隊的都是觀則境巔峰左右的高手,甚至,不排除有通天境大能坐鎮的可能。

以八個圍繞蚜蟲海溝的島嶼為陣眼,組建成兩座防護大陣!

籙佛寺使用的是佛陣,將屬於自家的礦脈區域完全覆蓋在內,可以說,一隻蒼蠅飛近,那佛陣都有反應,陣法和僧侶高手們的意念捆綁一處。

巫祭牙那邊也是一樣的路數,不過,使用的是黑巫法陣。

殺傷力極其驚人!

老魔物手指點著地圖,為我詳細解說此地的狀況。

我們此刻身處的位置,距離蚜蟲海溝大概五百海裡。

“這陣法佈置?有意思。”我看著地圖,忽然笑了。

老魔物也笑了。

“小方,你也意識到了?很聰明嘛;

冇錯,看似固若金湯,但其實是有隙可循的。

如果兩派合力佈置一套大型法陣,將整個蚜蟲海溝覆蓋住,那確實可以說是固若金湯,可他們彼此不信任,非要各玩各的。

一條礦脈,守護法陣卻佈置了兩座?

看起來護住了所有位置,但其實,兩個大陣壁壘相鄰之處,是留出了空隙的。

我專門去探測過了,兩陣外壁之間的空隙,足有三米之寬。

這就是為你我預留的路啊。

順著這個位置下潛,能直達蚜蟲海溝之中,然後,鑽進土層數百米深,肯定能接觸到魂石礦脈。

剩下的事,就看你的手段了。”

老魔物興奮的說著。

我忽然蹙眉。

“咱們能找到的漏洞,兩個大派豈會不知?難道,他們就任由漏洞存在?”

我很是費解。

“你說的對,兩派也曉得這是漏洞所在,奈何,他們也冇轍啊。

兩座大陣的外壁是不可接觸的,甚至,相鄰若是到了三米之內,有可能產生排斥,好嘛,還冇有外敵呢,兩座大陣先對抗上了,那他們不得愁死?

所以說,這是冇辦法中的辦法。

即便麵上和煦,但骨子裡是不信任對方的,要是有機會能吞併對方的礦脈,你當他們會手軟?

為了增強漏洞位置的守護之力,那地方遍佈魚雷不說,還有專門的法師小隊於深海巡弋。

兩派安排了法師小隊在海底執勤,一天一換。

今兒執勤的是籙佛寺的僧侶小隊,帶隊的禿驢法名賁嗦,乃是觀則巔峰的高手。”

老魔物給出回答。

我這才鬆口氣。

這樣佈置纔對嘛,要是對方不設防,我反而會疑神疑鬼。

“既然是籙佛寺僧侶小隊在海底守衛,那我們就裝扮成巫祭牙的人吧。”

我笑著說了一聲,

“那是當然的,我已經備好了相關物件。”

老魔物笑的那叫一個陰險。

他反手亮出一隻皮口袋,從中掏出三張薄薄的玩意兒,展開一看,竟然是三張人皮麵具。

巫術煉製的人皮麵具。

放置臉上後,除非臉貼臉的意念檢查,不然,通天境高手都看不穿。

我接過三張人皮麵具,讚歎了老魔物的技藝高超,不再猶豫,選擇了一張麵色青黑的覆在臉上。

隨後,方練和方農如法炮製。

我們三個看著彼此的形象,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因為,臉麵上全是牙齒。

用金環穿過麪皮,固定了至少三十顆以上的牙齒,看起來都是動物牙齒,有的還發黃髮紅呢,讓人感覺噁心。

但巫祭牙的巫師就這習慣,既然假扮了人家,當然要用心些。

老魔物從竺叮手裡取來個包袱,打開後,扔給我們三套黑袍子,帶帽子的那種。

袍子上也有一些動物牙齒做點綴。

我們又戴上了三雙黑皮手套。

好嘛,此刻起,瑪來本地人看到我們,都得退到路旁鞠躬施禮,口稱‘巫師在上,護佑平安’雲雲。

偽裝完成,踏水無痕,我們一行向著蚜蟲海溝接近過去。

一小時後,我們停在海麵上。

一艘武裝船艦在前方百米處開了過去。

巨大的探照燈將周邊數千米照耀的如同白晝,還能感應到雷達掃描波段。

船艦上活動著的雇傭兵至少數十名,都身著防彈戰衣和頭盔,配備了最新型號的熱武器,武裝到牙齒了都!

艦首和艦尾都安裝了艦炮,射程不近的樣子。

我方的隱匿術超凡入聖,可不是船艦能探查到的。

對方的勢力真的不小,這麼先進的船艦都裝備上了?

無怪瑪來俗世官府奈何不得他們。

真是有夠猖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