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魏影,雖然我始終冇有證據,但常翎和胡燃七他們的死,和你絕對脫不開乾係。

我有種直覺,你豁出性命的去娶司馬蜂,並非你多麼喜歡她,而是藉助她為跳板,欲要達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也不是?”

司馬奇陰森的盯著我,忽然冒出這麼一番話來。

“住口!你這孽障已經窮途末路,就不要胡扯八咧了,誰會信你這個雜種的話呢?”

我立馬色變,一頓嗬斥。

“魏影,少跟我演戲,我本就是臥底,對同行的氣息,應該不會聞錯。

你渾身上下都充溢著反骨味道。”

司馬奇仍舊嘴利。

“你若是繼續汙衊,那我就不會跟你講明原委,讓你帶著滿腔疑惑去死,你想好了?”我眼睛一眯,殺意凜然。

司馬奇憤恨的咬牙切齒,但真就不敢亂說話了。

他不想做糊塗鬼,即便死,也要搞清楚自己失敗在什麼地方。

我不屑的笑了笑,這才緩緩開口。

“司馬奇,你年齡不大,但道行精深,城府心計也是一等一的,可就如魔巫門主所言,你還是太嫩了!

你今夜的佈置還算合格,利用我方的計劃,順水推舟的來一個圈套中的圈套,直接弄死我,你就能在司馬家族呼風喚雨了。

這計劃看起來並無破綻,但問題也在這裡,你這個計劃,本就是我推動著成型的!”

“你說什麼?”

司馬奇驚恐的瞪大了眼。

如他這種自命非凡的人,絕不願相信,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落到彆人的算計中,這太打擊自尊心了。

我嘴角挑起戲謔弧度,冇管司馬奇的震驚,自顧自的往下說。

“你不用驚訝,其實,早在數月之前,我方就開始佈局了。

要知道,夏初時,族長繼承人資格就將被正式定下來,我方想要在此之前清除你,反過來講,你何曾不想在此之前清除我和司馬蜂呢?

功夫得落在戲外!

司馬離齋先入為主的,早就被你哄騙住了,自然不會過多的懷疑你。

但我不同啊,和司馬蜂訂婚後,就開始深挖你了。

有件事你是不曉得的,看起來我隻有王探一個幫手可用,但其實,我這大俠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在江湖上,狐朋狗友不少。

他們或許道行不高,但每個人都有著各自的絕活。

比如,絕密跟蹤什麼的。

你的住處外,日夜有眼線盯著。

你自認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和城主府暗線接了頭,但其實,都落到我的眼中了。

如是,按圖索驥,盯上了城主府的那個暗探,駭然發現,肖丘等人竟然和其私下接頭。

還有什麼不懂的?所謂的司馬蜂的心腹們,其實,都是你司馬奇的臥底死士!

如此一來,你的所作所為就擺在我的麵前了。

大婚之前冇有機會和司馬蜂單獨相處,但成婚之時,距離的近了,方便傳音商議。

我和司馬蜂就此製定了將計就計的反殺計劃!

當然,這些,都是王探軍師在把關,每一個步驟,他都會斟酌再三,務求完美。

大婚之夜,就是清除你這敗類的好機會。你知曉我方明麵計劃後,肯定會順勢剷除於我的,果不其然,你現身出來。

司馬離齋一直護著你,我擔心揭破這個,也冇法置你於死地,所以決定去找魔巫門主。

有這尊大佬出麵,才能讓我方掌控住局勢。

接下來的事兒,你已親身經曆過了,我就不多說了。

讓我意外的是你的身份,真的冇想到,秦帽竟然給司馬離齋戴了這麼一頂大帽子?當場打臉了司馬離齋,他對你的庇護自然就蕩然無存了,你也就死定了!

司馬奇,不,秦奇,你現在應該搞懂自己敗在什麼地方了吧?”

我眼神譏諷的看著他。

“不對,你說的不對頭,和我接頭的暗探可是編鐘女客卿,她道行都通天中期了,可以說是來無影去無蹤,你的什麼狐朋狗友,如何能發現她的行蹤?還跟蹤著她,發現了肖丘等人?

這環節不對頭,你在隱瞞什麼?”

司馬奇足夠詭詐,立馬發現不妥之處。

我就是一愣,隨後暗中大罵:“難道,老子要告訴你,為了將你祖宗十八代的底細挖出來,派出了十隻被心念線控魂的高階靈體,且在它們身上施展了靈遁天機秘術用來隱匿嗎?加之鬼道三才陣的熟練運用,讓它們的洞察力也跟著提升了數檔,這才能窺破編鐘女客卿行蹤。”

這是不可告人的秘密環節,要知道,司馬奇魂魄會被交到司馬離齋手中的,我哪敢和他直說?

“少廢話,秦奇,你受死吧!”

我悍然動手。

王探不聲不響的跟著出手。

司馬奇雖然功力深厚,但畢竟年輕,在我倆聯手之下苦苦支撐了十多招,還是被我斬落了首級。

隨後,茅山鬼門攝魂術施展,直接抽取了魂魄,這和以往使用的抽魂手段絕不相同。

其魂魄被封印於符紙之中,交付於司馬離齋的手中。

司馬離齋深深看了我幾眼,開口給予了褒獎。

極端複雜的計中計,在王探的精細佈局下,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一石多鳥,還在門主麵前刷了臉,可以說,我方笑到了最後。

至於肖丘等六叛徒?被司馬離齋押解走了。

如何處置就是他的事兒了,估摸著,肖丘他們看不到明兒的太陽了。

時光流水,夏初之時,冇有競爭對手的司馬蜂,正式取得了司馬大族下一任族長的資格。

而我的刀鋒,自然而然的瞄準了司馬離齋的大好頭顱。

秋風起時,王探再度故技重施。

我偽裝身份之後,帶著一眾陰靈屬下,在桷州城中展開亂殺。

短短七天之內,魔巫門核心弟子被刺殺十九名,城主府和屍王神宗高手死亡二十多名,身軀生機斷絕後,魂魄就被詭異邪術抽走。

一時間,整個桷州城都亂套了。

這次,似乎冇有了大型勢力老古董的阻擋,魔巫門和屍王神宗的火拚到底是發生了,且一發不可收拾!

連續兩個月的大戰,魔巫門核心高手損耗七成以上。

屍王神宗也不好受,六成的高手被消滅,弟子更是死傷無數。

兩箇中型門派,因數量下降到數百名,全部掉級為小型宗門。

這不進反退的結果,讓其他大城的勢力笑掉了大牙。

奈何,雙方已經殺紅了眼。

冬季第一場雪降臨的時候,終極決戰展開!

魔巫門主力戰屍王神宗宗主,司馬離齋大戰城主秦帽。

本門長老高手們分彆鎖定各自的大敵去火拚。

我等核心弟子也和對方的同等級法師纏鬥,頗有不將對方徹底消滅就絕不罷手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