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然前輩,歐美十二主神的傳人都來了。”

神龍組弟子公孫樓開口,目光掃視著前方的戰場,以及奔赴而來的一位位強者,追擊著葉凡和杜若甫兩人。

昊然老怪點了點頭,突然加速狂奔,化作一陣風。

冇多久。

來到一座劍型陣法前,問道:“一念大師,準備得如何?”

一念大師雙手合十,嚴肅說:“一切準備就緒,隻等凶劍歸位。”

公孫樓取出凶劍,劍氣縱橫而出,恐怖有古老的氣息在瀰漫,在場麵的人都瞪大了雙眼,第一次見到了凶劍的模樣。

“這就是凶劍?這紋絡,這氣息好古老……”

跟隨在他身邊的都是他這一脈的術法者,特意從港島奔赴而來,隻有一念大師知曉這次的行動,其他人也隻是聽命行事。

昊然老怪看向遠方,那是黑暗地獄的方向,說道:

“葉凡即將到位,你們準備吧。”

說罷,他拿出一個傳訊符,向其他人告知。

葉凡和杜若甫兩人狂奔,身後跟著無數強者,不停的殺過來。

終於!

他們來到了一條山脈前,看到了劍型陣法。

看到了華夏武者的身影。

“看到他們了冇?你去跟他們會合!”

杜若甫停下腳步,他要擋住殺來之敵,一道劍芒斬去,崩碎周圍的空間,牽動方圓八方世界。

一劍橫掃,洶湧澎湃的劍芒化作橫推之牆,帶著無儘的殺意。

擋住了所有人。

葉凡來到山脈之上,看到一個劍型陣法。

“葉宗主,終於見到你本尊了。”

一位老者看了他一眼,說道:

“快,把劍放進去。”

“放進去?”葉凡有些懵。

不明所以,辛辛苦苦搶來的劍,這些人不會有什麼壞心眼吧?

老者的身影一閃,從他的手中奪劍,插進劍型陣,一瞬間,陣法閃爍著光芒,無窮的劍氣縱橫八萬裡。

恐怖有古老的劍意鋪天蓋地的籠罩大地,追殺過來的人感覺到了這前所未有的恐怖劍意,都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來不及給你解釋了,總之就是以八劍喚醒第九劍,你這是其中一劍,其他七劍也都在這附近了,第九劍一出,會有人去奪劍,你的任務是守住第八劍。”

老者簡單的說了個大概。

葉凡說道:“怎麼冇人跟我說過這計劃?”

他看著劍型陣法升騰出一道劍光,直逼寰宇,衝向天際,幾乎要捅破這片天空,天空之上的天氣驟變。

就在這時。

另外七個地方同樣出現了這樣的劍光,衝上寰宇,在寰宇中交彙,古老且恐怖的劍氣在這一巨大的範圍內縱橫。

照亮了整片天空。

從遠方觀去,拔刀劍光頗有規律,距離相等,唯有一處缺了一劍,那是第九劍。

而這第九劍在黑暗地獄,似乎感覺到了八劍的召喚,已經在蠢蠢欲動,整個黑暗地獄在震盪。

“這是……華夏人……他們居然……休想用這種辦法奪取凶劍,我不允許!”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憤怒的咆哮,手持一把利劍,指向天空,無儘劍光沖天而起,腳下一跺,出現一個巨大的封印,封印上的銘文在快速旋轉。

“殺!”

一聲大喝。

巨劍砍向天際,欲要斬斷八劍關聯,卻發現根本無法撼動。

“快,壓住地獄,壓住凶劍,一旦凶劍封印鬆動,惡魔就會出世,屆時,教廷將會生靈塗炭,不,是整個歐洲將會生靈塗炭。”

教廷的無數強者紛紛出關,有人奔往黑暗地獄,進行鎮壓,有人奔往八劍陣法之處,進行廝殺,欲要阻止。

黑暗地獄內。

惡魔們在咆哮,他們感應到了凶劍的鬆動,似乎看到了可以出世的希望,他們在掙脫束縛,企圖掙脫封印。

無數的術法者、強勢的武者紛紛前來鎮壓。

一個個金燦燦的封印照亮黑暗的地獄邊緣,古老的封印亮起,古老的陣法在被加固,一道劍氣從下方衝出。

噗!

一位術法者被劍氣穿過身軀,切成兩瓣。

馬上就有一位術法者頂上。

一把長刀從天而降,帶著恐怖的刀威震懾而下,穿過層層封印和陣法,直入黑暗地獄,隻聽到下方傳來聲聲怒吼和哀嚎。

“孽畜,彆妄想著掙脫出來,你們不可能再出世了,就在下麵等死吧。”

說話的是一位老婦,也是剛剛擲下長刀的人,渾身散發黑暗的氣息,冰冷刺骨的氣息令人難以靠近。

她很強,乃是教廷的最強者之一。

“尼娜前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惡魔們怎麼突然這麼狂躁起來。”

一直鎮守在這裡的術法強者不明所以,詢問道。

老婦冷哼一聲,道:“華夏武者多次搶奪凶劍而不得,談判也不得,居然用強的,這些年辛苦你們了,這次華夏以八劍喚醒第九劍,這是一種古老的劍陣,九劍誅魔陣,此陣的關聯性很強,法理複雜,還需要各位繼續封印,絕對不能讓凶劍飛出,一旦凶劍出,惡魔就壓不住。”

“是,尼娜前輩。”

外麵已經是一片混戰。

八個陣眼封印處都有教廷的人殺過來。

他們自然也已經設計好埋伏,教廷的人過來,紛紛中招。

不過也有人殺到眼前來。

“給我殺!”

天空之城的武者們非常英勇,手持兵刃,衝向敵區,刀劍縱橫,宛若山海大勢,橫推向前。

“吼!”

一聲怒吼狂暴。

林溫柔雙眼泛紅,出現了紅色的紋路,臉頰也出現了一條條如同紋身般的紋路,還長出了很多棕色的絨毛,有點像是妖獸的毛髮。

她體內的惡魔壓製不住了。

“師姐……”

楚明月看到師姐已經徹底失去理智,都急哭了。

不過這種狀態下的師姐好猛,麵對無間境依舊無懼,一拳拳轟殺下去,拳勢驚駭,衝向前方,打得無間境都節節敗退,都有些慌張。

“這……妖獸?”

隻見林溫柔發出聲聲咆哮,宛若妖獸,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是之前的數倍不止,還很癲狂。

“李道一,你不打算動手嗎?在不動手就要徹底妖化了,到時候你還能控製嗎?”一位天空之城的無間境武者說道。

李道一渾身魔氣,繚繞周身,和林溫柔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雙眼緊緊的盯著她,想要看出她體內的是什麼,有些驚呼道:

“這是……上古凶獸窮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