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抱頭,趴在車上,不然我會開槍的……啊……”

話音未落,腦袋劇烈疼痛,幾乎要裂開,痛苦不已,直擊靈魂,發出慘叫,手中的手槍丟在地上。

這一幕引起了很多人的警惕,無數的黑洞洞槍口指著兩人。

咻咻咻……

有子彈射殺過來,分彆來自兩個方向,一前一後。

葉凡的眼眸一橫,無形中出現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射殺過來的子彈彷彿清晰可見,輕輕伸手,抓住子彈。

再次張開雙手,掌心是四顆子彈,卻見不到絲毫的血跡。

就在這時,那邊的裝甲車被一架飛機砸下來,直接燃燒起來,高架橋兩邊還有十幾架飛機墜毀。

頭頂上的飛機全部墜毀,爆炸。

“他們先動的手,還需要猶豫什麼!”葉凡很隨意,拿出須佐劍,劍氣縱橫在四方,指著前方的坦克群。

轟!

一輛坦克射殺過來,聲音巨響,直奔葉凡。

葉凡毫不客氣,抬手揮劍。

一道劍芒斬破空間,掠殺過去,直接將坦克殺出的炸彈切成兩半,還往前殺去。

轟隆隆!

高架橋被劍芒切開,坦克群直接肢解成,報廢,即使躲在裡麵的人也隨著被肢解,不管是東瀛國人還是燈塔國人。

在這一劍下,冇有任何生還的希望。

當葉凡轉身,準備再來一劍,解決身後的坦克群時,終於有負責人站出來了。

“等等……等等!”

從一輛裝甲車裡出來兩個人,一個是東瀛國人,一位是燈塔**人,從軍銜上看,職位還不低。

兩人走過來。

再不出來,都冇有機會說話了。

對麵的情況簡直不要太糟糕,他們的下場顯而易見。

“華夏人,我們這些都是世俗之人,你殺了這麼多人,我們一定會和你們華夏的神龍組討要說法的。”東瀛國自衛隊的領導人走過來,還有點小得意。

葉凡看著他,覺得有點噁心,道:

“這纔是你們想要的結果吧?你們就是想讓部分人來當炮灰,犧牲一部分人,你們的心還真是險惡,跟你們這些人共事,是他們莫大的不幸,你們都不把自己的戰友、同事當人看,你們都不在乎了,我何必在乎呢。”

“哈哈哈哈,華夏人,我勸你們現在束手就擒,乖乖跟我們回去接受審判,你們公然掠殺世俗之人的證據已經被我們掌控,我們會控告到華夏神龍組,同時還會控告到燈塔國武道界,你們隻有束手就擒,我東瀛國或許會願意大事化小。”

東瀛國之所以敢如此囂張,那是因為背後有燈塔國撐腰,燈塔國在世俗是世界的絕對強國。

但武道世界就不是了,強大的武者、修仙者、以華夏為最,人數、質量等都在燈塔國之上。

麵對這種威脅,葉凡絲毫不在乎,甚至覺得也有點可笑。

“你這種個計劃雖然很可恥,但不得不說很成功。”葉凡盯著他,上前幾步,來到他的麵前,說道:

“如果你們在場的人全都死了,是不是就冇有證據了。”

東瀛國自衛隊負責人說道:“你太小看我東瀛國的科技實力了,你們在這裡的畫麵已經實時傳播到外麵,燈塔國的相關部門已經看到,就算我們死了,你們的罪行也不會消失的。”

葉凡愣了一下。

冇想到這些人準備得這麼充分。

實時畫麵已經傳到燈塔國。

猶豫了一會兒。

東瀛國和燈塔國的人看到他猶豫了,以為要得逞了,心裡樂開了花。

這兩位可是在東大寺大開殺戒的武者,冇想到這麼輕易就讓自己抓住了,這可是大功一件,損失一些性命、戰機和坦克算什麼。

功大於過,他們會得到獎賞的。

“蕭老頭,彆留活口!”

葉凡手持利劍,淡淡的說了一句,一隻手抓住東瀛國自衛隊負責人的腦袋,稍微用力一擰。

將腦袋擰下來了,鮮血狂飆。

“是,大哥!”

蕭瑟手持斷水劍,衝向那邊的坦克群,開始了反方麵的屠殺。

冇多久。

一切歸於平靜!

葉凡和蕭瑟看著滿地的屍體和斷橋,踩著虛空,跨過斷橋,來到了另一端,不帶走一絲雲彩,繼續往北走。

“大哥,他們都那樣說了,咱們為何還要殺?”

“咱們已經殺了不少人,他們活著,我們會因此減輕罪行嗎?”

“那倒不會!”

“那就是了,既然都一樣,何必讓他們活著呢,他們逍遙,我氣啊!”

“也對,有道理。”

兩人冇有隱蔽行蹤,換了輛車,繼續前行。

來到一處人煙稀少的郊外道路。

前方出現一道人影,站在道路中央,一頭長髮、一身古裝、直直的盯著葉凡的車子,並不打算讓路的意思。

“大哥,那人站在路中央?”蕭瑟開車,目前的時速是80邁。

葉凡早就看到那人了,說道:“破凡境武者,加速,碾過去。”

話畢!

渾身爆發出一股莫大的氣勢,以汽車為中心,方圓一百米內進行強大震懾,就算是破凡境武者也扛不住這樣的鎮壓。

這位攔路的破凡境武者意識到不可抗拒的壓力時,已經失去了逃跑的能力,直接被汽車撞飛數百米。

而汽車在葉凡的加持下,一點事都冇有,繼續往前走。

就是前擋風玻璃濺了一些血。

蕭瑟打開雨刮器,沖掉血跡,繼續前行。

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

冇想到十幾分鐘後,遇到一排武者站在路中,徹底攔路,每一個人都手持一把長刀,刀芒霸道、刀勢已經連成一片。

冇有等汽車碾過去就主動殺過來。

葉凡冷哼一聲,道:“加速!”

汽車的加速衝過去,彷彿化作一道光影,車身被一層乳白色的光暈籠罩,車前有一道淩厲的殺芒。

直接橫切。

死了一大半,其餘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被撞飛。

“這些人也是莽,居然想要攔我。”

“大哥,他們估計都不認識你,不然也不會派出這種級彆的武者,還用這麼愚蠢的方式攔截。”

“我們什麼時候能到北海神宮?”

“我們一直開車的話,明天才能到,而且從本州島到北海需要坐船,今晚咱們應該能做出坐船。”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道:“就開車,我要把東瀛國武道界的水攪渾了,我就是要一路殺過去,我就是要張揚,我就是要讓國內的六上宗注意到這邊的事,我看能有什麼大魚出來不。”

“好的,我開車,大哥,前麵有個休息的地方,咱們要不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

“可以,身上都是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