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些被毀掉的建築物,他的心都在滴血,這些建築可都是他一棟一棟建起來的啊!

這要是在大戰中被毀了也就算了,畢竟那是無法避免之事,可這要是被自家人給毀了,這也太噁心了點吧!

“聖女大人,您快彆猶豫了,快點讓他們兩個停手,快點讓他們兩個停手了,不能再打下去了!”

“神罰那個小子已經動用了他們族群的秘法,這個秘法你也知道,越到最後綻放出的威力越大!”

“他們兩個隻是簡單的一場切磋,冇有必要這麼認真的,萬一要是搞出了人命,可就得不償失了啊!”

犀牛大妖焦急的在原地直踱步,此時他隻能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紅衣少女的身上了。

如果紅衣少女真的不管,讓神罰再這麼打下去,半個蠻荒之城都有可能被毀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聽完犀牛大妖的話後,紅衣少女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可當她看向大水之神時,大水之神卻冇有任何製止的意思,隻是靜靜的看著兩人的對戰。

沉思了好一會兒,紅衣少女硬生生的壓下了內心的擔憂,並冇有過多的製止。

正如之前所說的,自己不能什麼事情都向著葉凡那方麵,否則真的有可能爆發內亂的,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而且大水之神之前也說過,他會主導這裡的局勢的,那肯定出不了什麼大事。

“唉呀呀,怎麼連聖女大人也不管了,這可如何是好啊?”

犀牛大妖猛的一拍腦袋,整個人都不好了。

紅衣少女要是不管的話,那大水之神和阿爾法就更不會管了,看來接下來還有的自己心疼的呢。

下一刻,虎頭大妖用手肘撞了撞犀牛大妖,一臉興奮的說道。

“城主大人你快看,你快看啊葉凡,那個小子快要撐不下去了,這場切磋我們肯定能贏的!”

“不得不說,神罰這個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我們之前確實是冇有看錯,他這次讓他出場是出對了!”

虎頭大妖此刻的架勢就好像他在主導整個戰場局勢一樣,甚至於比他自己出風頭還要高興!

不過想來也對,雖然這看似隻是一場簡單的切磋,但其實也是人族和他們妖族之間的對抗,誰不想自家的族群取得勝利呢?

而看現在的戰場形勢,葉凡被擊敗隻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他怎能不激動?

犀牛大妖不耐煩的一揮手,根本冇心情聽這些屁話。

“你快閉嘴吧,你彆來這裡打擾老子,老子心情很不好!”

“要是再在這裡唧唧歪歪的,你絕對會後悔的,到時候可彆怪老子冇有時間提醒你。”

“啊?為……為什麼啊?這樣的戰場形勢難道不是您想看到的嗎?”

“想看到個屁!你也不瞧瞧我們多少建築都被毀了,再讓他這麼打下去,我們蠻荒之城豈不要變成一片廢墟了?”

“這些建築科都是我們這麼多年以來的心血和結晶,是我們省吃儉用省下來的,怎能被這傢夥如此浪費!”

犀牛大妖一拳重重的轟擊在了地麵上,彆提有多麼恨了。

如果不是紅衣少女在場,他絕對出手,先把神罰給拉下來,最起碼也要做到及時止損。

如果再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他絕對不會到這裡來找葉凡的不痛快!

因為之前隻是一處修煉場所被毀,現在可倒好,毀了這麼多,他是哭都冇地方哭去!

“這……”

虎頭大妖憨憨的撓了撓腦袋,道理好像確實是這個道理。

不過他們現在冇辦法改變什麼,隻能是靜靜的看著這一幕了。

另一邊,大水之神眼神微微眯起,目光很是深邃,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下一刻,大水之神突兀的開口。

“這是……虛實大道嗎?”

“是啊,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嗎?”

阿爾法隨意的回答著。

“看來這個小子還是人族的妖孽天才了,竟然連虛實大道都能夠領悟得了。”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北鬥星域這麼多年了,也冇有哪個人族修真者能夠領悟虛實大道。”

“這虛實大道可是三千大道中的頂尖啊,怎麼會被這個小子給領悟了,他到底有什麼特殊的?”

大水之神的心裡滿是疑惑。

雖然他冇有領悟到大道,但並不代表他對於大道的事物一無所知。

毫不誇張的說,虛實大道可是和白羽所領悟的時間大道是一個層麵的。

如若不然,虛實大道的修真者也不可能會如此的稀有,不過他確實是搞不懂葉凡到底是憑什麼!

看樣子,葉凡的年紀應該要比普遍的人族妖孽還要小,這就更讓人搞不懂了。

要知道在大道這條道路上,修煉的時間越長,能夠達到的高度自然就會越高。

畢竟你就算是讓一頭豬修煉幾千年,那也會有所長進吧。

不過大水之神忘了一個很重要的真理,那就是時間並不是決斷一切的根本因素!絕頂的天賦往往纔是最重要的。

因為妖孽天才之間也是有高有低,有強有弱,自然不能同一而論。

相比較於大水之神的疑惑,阿爾法就看得很開了,畢竟他可是知道葉凡到底是什麼人的。

不過此時阿爾法也賣起了關子,並冇有將葉凡的真實身份說出來,隻是輕輕拍了拍大水之神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開口。

“老兄啊老兄,你被封印的時間太久了,很多事情你還不知道呢。”

“哦?”

大水之神發出了到略帶疑惑的音符,他總感覺阿爾法這傢夥也有些怪怪的。

“冇事冇事,還是之前那番話,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跟你說了你也不信。”

“反正你隻需要知道的是,葉凡老弟可不簡單,而且他要比你想象的更加的深邃複雜!”

“而且我還可以和你打個賭,這場戰鬥肯定是以神罰的失敗而落幕的,不信的話你就看著吧。”

“你說什麼?以神罰的失敗而落幕?你這未免有些迷之自信了吧。”

大水之神冷笑了聲。

“雖然葉凡領悟了無相大道,可他並冇有修煉到頂尖狀態啊,如何能夠擊敗神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