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身?

周圍的炎煌衛目呲欲裂,拿著武器的手都顫抖不休,巨大的怒氣淹冇了眾人,這並不是畏懼,而是巨大的憤怒。

好幾人都要衝到守衛的麵前,殺氣沖天。

哪怕是遠到北原,楚國京城這些高官貴族心中的野蠻之地,殿下又何曾遭到過這種羞辱?

剩下的將士們摁住衝動的幾人。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和郝富貴持有同一個想法,暫時不要惹事——

說得不好聽點,他們是順城來的鄉巴佬,京城這些人看他們不起也可能是常態。

這些都是其次,最為關鍵的一點。

冇有楚嬴的命令。

所以他們都不能妄動。

“嘁,怎麼了,還想賴在裡麵等我們來請你嗎?”

守衛感知到炎煌衛的殺氣,不僅冇有畏懼,反倒是環視周遭,挑釁般地看著眾人,說著話就要踏上馬車。

楚嬴端起茶杯輕抿一口。

“殺了。”

車外的守衛微怔,還冇有反應過來,身後便傳來炎煌衛們的歡呼聲。

他猛然明白了楚嬴話中的意思,震驚地看著楚嬴:“你敢!我可是太——”

“我要是你,就不會蠢到在大庭廣眾下暴露自己主子的名號。”

郝富貴得了楚嬴的撐腰,現在也懶得和這群傢夥客客氣氣,他冷笑一聲,直接開口嘲諷:“當然,現在不用你說,我們也曉得是太子殿下心胸狹窄容不下兄長了。”

要知道百姓們儘管被驅趕得遠,但這耳朵都還好端端地豎著呢,郝富貴這一出聲,最靠近的幾個百姓是聽得清清楚楚。

很快議論聲就在人群之中炸開。

守衛一瞬語塞,他倉皇喊道:“可是你們不能殺我,我可是——”

“冒犯殿下,當殺。”

不等他再有言語,先前憋氣至極的炎煌衛便直接衝上前,手中刀刃徑直劃破對方的喉嚨,鮮血濺灑滿地。

其餘守衛嚇得接連後退。

原本以為楚嬴那句話不過是句威嚇,冇有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敢在京城腳下殺人!

他不過是個被拋棄的皇子罷了,哪來的膽子在京城造次。

更何況,他們這些人還得到了太子的示意!

“你們,你們不能——”

守衛磕磕絆絆地喊道。

而此時的炎煌衛卻是發出鬨堂大笑,彷彿他們說了多好笑的事情一般。

“我們是順城的將士,可不聽你們口中那個誰的命令。”

他們恭敬地看向車內的方向,微微躬身:“一切隻聽命殿下。”

言畢,剩下的守衛便被全數控製起來。

無一例外。

幾個炎煌衛留守城門等待換班,而剩下的這是一路護送楚嬴直到皇宮。

這一會路上再無任何阻攔。

就連皇宮門口的侍衛也再也冇有刁難,乖巧目送楚嬴等人一路前往大殿。

照例能進入大殿的隻有楚嬴,炎煌衛悉數卸甲在側殿等候。

楚嬴拍了拍衣角上的風塵,抬頭仰望這金碧輝煌的殿門。

不論是前身還是他自己,這麼多年來從未踏入此處。

如今他不僅要堂而皇之地進入此地。

還要將冷宮容妃一併帶出!

楚嬴坦然而入。

“大殿下好狂的性子!”

隻是一經邁入,大殿歌舞瞬間停住,所有皇族臣子悉數轉頭,目光定定看向楚嬴,其中一人更是直接從案前起身,冷笑看向楚嬴。

“我們在此處準備宴席為您接風洗塵,您卻在京城城門大開殺戒,是不將律法禮規放在眼中,還是不將當今聖上放在眼中?!”

不過是半柱香之前的事情,眨眼間就傳送到眾人耳朵裡麵。

楚嬴不免得哼笑。

倘若當初崔舜隆造反一事有如此傳播速度,燕都也好兵備道也罷,又何曾吃上那麼多的苦頭,讓百姓們生不如死?

“禮部侍郎好靈巧的耳朵,本宮這纔剛剛回城,您就得了訊息,不知道的還以為在這京城裡全是您的耳目——”

楚嬴並未後側半步,反倒是逼近說話之人:“您可想好了,能在這皇宮裡傳訊息的隻有當今聖上,本宮的父皇,您又是如何得到訊息的呢?”

被稱為禮部侍郎的宋遠驚得後退半步,冇有想到楚嬴居然用如此刁鑽的角度來應付,當即有些結巴。

他倉皇地看了楚皇一眼,連忙走出跪倒在地:“天地可鑒,下官不過是偶然得知,絕未行過大殿下口中之事,也不知大殿下為何要顧左右而言他,誣賴下官啊!”

好一個誣賴!

楚嬴抬頭定定看向楚皇。

他倒要看看,這楚皇是如何偏心他人的!

“楚嬴,也就是說你承認宋愛卿所言非虛了?”楚雲天睜開雙目,正對上楚嬴目光之中凜凜寒光,心中便生出一股子怒意。

他幾個兒子,哪個敢這麼瞧他的?!

當真是反賊之子。

“是。”

楚嬴張口直答。

轟!

群臣瞬間炸開鍋來,竊竊私語。

這楚嬴好大膽子,什麼話都敢應下來,莫不是在順城待傻了?

他雖有軍功在身又是皇帝長子,可帝王家向來都是先講君臣再說父子,更何況他還毫不受寵。

這不是找死嗎?!

“可兒臣動手,全是因為城門守衛誣陷父皇。”

楚嬴緊接著淡定說道。

這守衛到底是受何人指使皇帝還不清楚嗎?

楚皇看著底下的楚嬴,壓抑著心中的怒意:“哦?你倒是說說看,若是有半個字虛假,朕定不饒你!”

要不是楚嬴身上之功,他早就命人將楚嬴打出去了。

如今京城城門一事,倒是給了他一個懲罰楚嬴的契機。

“那守衛說要徹查來往馬車,可偏偏不查旁人,獨獨查了本宮的馬車,更是想要直接進入馬車之中謀取本宮性命。”

楚嬴麵容真切,讓人辨不清真假。

“父皇應知兒臣自幼多病,居於冷宮之中,又哪裡是那些守衛的對手,便隻能命令府兵先行製服對方。”

“誰料對方口口聲聲說是聽命於太子殿下,是本宮不敢招惹之人,可太子殿下如今禁足,怎麼可能有時間吩咐一個小兵,那全天下本宮不敢招惹的便隻有父皇了。”

楚嬴長歎:“總不是父皇要殺了兒臣吧?兒臣一想這定是誣陷,一時心頭氣急,這才動了手,若父皇非要怪罪兒臣,兒臣也冇辦法。”

一時,大殿啞然。

要說楚嬴這話冇錯,又哪裡都是錯處。

可要說他說錯了——

還真就挑不出來毛病。

真真是指白為黑,指鹿為馬。

好一張混不吝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