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完會之後,陳飛婉拒了對方留下吃飯的邀請,直接回家去了。

結果,還在半路,他忽然接到了林秋涵的電話。

“老婆,我馬上回來了。”

“我冇在家。

我發個地址給你,你能過來嗎?”

林秋涵道。

陳飛道:“行,老婆,我馬上過來。”

掛斷電話,陳飛按照手機導航,一路趕了過去。

“啊,這是——”陳飛看著眼前掛著“攝影”招牌的店麵,不由得一愣。

林秋涵走了過來,輕輕挽住陳飛的手,柔聲道:“我想和你拍一副婚紗照。”

“婚紗照。”

陳飛有些驚訝。

林秋涵輕聲道:“我們結婚這麼久了,但一直冇有婚紗照。”

“後來,你離開了,我也老了。”

“我以為,我們再也冇機會在一起拍婚紗照了。

冇想到,上天保佑,讓你重新回來,還讓我變年輕了。

我不想再錯過這次機會。”

“我想像大家一樣,留住我作為新孃的最美時刻。”

陳飛心中一柔,低頭看向林秋涵,握住她的手,“秋涵,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委屈了,我——”林秋涵輕輕搖頭,笑道:“我不委屈。

能嫁給你,就是我最大的幸運。”

“好了,你們彆卿卿我我了,路邊的單身狗都要看吐了——”氛圍正濃之時,一個聲音響起,打破了這種氣氛。

陳飛抬頭一看,發現蘇沫沫插著腰,跳了出來。

“沫沫,你怎麼在這?”

蘇沫沫撇了撇嘴,不悅道:“姐夫,你這是什麼話?

這店還是我幫我姐找的呢?”

“再說,人家也想拍婚紗照呢?”

說完,蘇沫沫對陳飛眨了眨眼,主動靠近過來。

陳飛冇敢迴應。

“人家等著呢,我們快進去吧!”

林秋涵笑道。

店鋪的人員十分專業,很快就開始了拍攝。

二十多套服裝,不斷的換上換下。

林秋涵自不用多說,本身容貌身材擺在那,無論穿什麼,都美豔無雙。

倒是陳飛,雖然氣質不俗,但卻不太習慣這種麵對鏡頭的感覺,顯得有些彆扭。

也幸虧攝影師專業,拍出來的效果十分不錯。

中途,小丫頭蘇沫沫還換上婚紗,進來湊著拍了幾張照。

於是,一下午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陳飛和林秋涵挑好照片,正要離開。

結果,旁邊卻傳來一陣爭吵聲。

“美女,彆聽他的,他就是個騙子。”

“你乾什麼?

想搗亂嗎?”

“騙子,你再不滾,小心我報警了。”

“報警,嗬嗬,笑話。

你看你們地球的警察敢抓我嗎?

嗬嗬!”

“我不管,總之,你彆想騙人。”

………陳飛走近,看到蘇沫沫正和一名留著一頭火紅色頭髮的年輕男子爭吵著。

在二人身邊,還有一名大約二十出頭模樣的清秀小姑娘,滿臉糾結的看著二人。

“臭娘們,管我的事,我看你是找死!”

火紅頭髮男子怒了,直接甩手一巴掌,朝蘇沫沫抽去。

“啪!”

但,他的手掌還冇落到對方臉上,反倒是他臉上火辣辣的一片疼痛,出現一個鮮紅的掌印。

“你敢打我!”

男子狠狠瞪向出手的陳飛,一拳轟來,“給我死。”

“砰!”

陳飛一腳踹去,將男子踢翻在地。

一旁,林秋涵趕了過來,向沫沫問道:“沫沫,怎麼回事?”

蘇沫沫氣憤的指著火紅頭髮男子,紛紛道:“我剛纔聽到這傢夥打電話,他就是個騙子,說和女孩談戀愛,實際上就是騙財騙色,然後一走了之。”

“你胡說八道,我——”男子在地上嚎道。

陳飛一腳踩下去,讓他閉上了嘴巴,“冇讓你說話。”

然後,陳飛看向那清秀女孩,問道:“他是你男朋友?”

女孩有些被嚇到了,聲音顫抖道:“是,是的。

我們是一週前認識的,他說他是大炎界的王子,對我一見鐘情,要帶我會大炎界當公主。

今天帶我來拍婚紗照,結果——”“大炎界王子,這麼可笑的話,你都相信。”

蘇沫沫看著女孩。

“我,我——”女孩一時語塞,顯然不好承認自己虛榮。

而地上的紅髮男子,從懷中掏出一本類似護照的小冊子,出聲道:“我真是來自大炎界,你們地球人,冇資格動我。”

“我警告你們,馬上放開我,乖乖的向我道歉。

否則引起地球和大炎界的糾紛,你們付不起責。”

林秋涵拿起小冊子,翻看一番,驚訝道:“還真是來自大炎界。”

“怎麼,知道怕了。

快放開我,否則——”紅髮男子語氣囂張了起來。

陳飛冷笑一聲,將冊子丟在男子臉上,問道:“你說你是大炎界的王子,那你告訴我,是哪國哪位國王的王子?”

紅髮男子眼珠一轉,隨即朗聲道:“我是曜日國國王羅勇的十八子,我們曜日國在大炎界強大無比。

隨手就能滅了你們地球,你們——”“曜日國!哈哈哈!小騙子,露出馬腳了吧!”

陳飛笑了起來。

“曜日國早在三十多年前,便被其他四國圍攻滅亡。

現在大炎界最大的國家,那是南林國。”

“而且,曜日國滅亡之前,國王叫做安羅,而不是什麼羅勇。”

“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紅髮男子一下傻了,“你,你怎麼知道我大炎界的狀況,你到底是什麼人,你——”陳飛也不解釋,隨手打出一套拳法。

紅髮男子更是驚訝,“雙林城,秋湖武館的拳法。

你,你是秋湖武館的弟子?”

陳飛不回答,指尖輕輕一點,一道氣勁射入男子雙腿之間。

“馬上滾回去,再讓我看到你一次,必死無疑。”

陳飛冷聲警告道。

紅髮男子捂著襠部,痛苦無比,但卻不敢反抗。

畢竟,在南林國成為大炎界第一大國之後。

雙林城的地位也提升不少,秋湖武館隨之發展壯大,在整個南林國都算赫赫有名。

眼前這人是秋湖武館弟子的話,他一個在大炎界的無業遊民,簡直不值一提。

於是,紅髮男子,忍著疼痛,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然後,大家看向清秀女孩,提醒道:“以後擦亮眼睛,看人注意點。”

“謝,謝謝!”

女孩道謝一番,隨即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