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撫著胸口蹣跚著走出房間,她要去找那個女孩子,一定要問一問她的名字,她是不是叫小蘇!她是不是她的女兒小蘇!

她的鼻尖一陣陣的發酸,她的女兒!等我!我馬上就來了!

她朝著阮蘇的房間走過去,然後就看到院子裡麵忙忙碌碌的眾人,大家都在準備行李,準備登機。

這個小院的上空盤旋著一架紅色的直升飛機。

飛機?

大家要做什麼?

y大佬驚愕的抬頭望著那架直升飛機,然後她就看到阮蘇已經站到了直升飛機放下來的雲梯上麵,y大佬嚇了一跳,趕緊朝著飛機的方向衝過去。

葉厭離也被吵醒了,他匆忙出了門就看到了天空中低低盤旋著的直升飛機,他匆忙攔住了一個提了行李準備登機的男人,“兄弟,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個男人揉了揉還有些睏意的雙眼,“葉少?哦,我們老大要馬上飛去邊境,邊境那邊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葉厭離一愣,他還不知道薄行止就在邊境,所以他有些詫異,“為什麼要去那裡?”

“哦,你應該還不知道吧?”那個男人歎了一口氣,“剛纔我聽其哥說好像是薄少出事了,我們老大和薄少這對苦命鴛鴦哎——我真是冇法說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葉厭離一聽薄行止在邊境頓時急了,心咯噔一下,止不住的往下沉,語氣也格外焦急,“去,我馬上就去。”

他說完就來不及收拾行李就朝著那個墜落下來的長長的梯子上麵爬。

薄行止竟然在邊境,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在邊境出事了?

那小蘇……

葉厭離的心如同被灌了鉛一樣難受。

y大佬看到院子裡麵忙忙碌碌的眾人,可是她又渾身無力,胸口痛得她幾乎冇辦法呼吸,她強忍受著身體的不適衝到那個梯子前,朝著上麵喚道,“小蘇……你是不是叫小蘇……”

可是就在她趕過去的一瞬間,人已經到齊,那個梯子正在緩緩的往機艙裡麵收,她隻能仰著頭望著天空,望著飛機緩緩的往上升,她就那樣子仰著頭,聲音嘶啞的叫道,“小蘇……小蘇……”

可是回答她的隻有飛機螺旋漿不斷拍動的聲音。

飛機上,阮蘇坐在座位上,就聽到駕駛員的聲音響起,“老大,那個y大佬一直站在下麵看著我們。”

阮蘇忍不住透過窗戶往外看就看到了y大佬瘦弱的身影正站在院子外麵,剛剛飛機起飛的地方,阮蘇衝她揮了揮手,然後重新坐到位置上,“可能是不捨得我們離開吧。”

她已經交待了院子裡麵留下來的兄弟和醫生,要好好照顧y大佬。

飛機漸漸離開了地麵,y大佬隻好失落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麵重新躺下,她腦海裡麵不斷的回憶著阮蘇的臉龐,長得真好看……越看越覺得她隱約有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

自己幾乎都要把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給忘記了……

她忍不住走到衛生間望著鏡子裡麵自己蒼老憔悴的麵容,真的老了……也真的醜了。

小蘇……你是不是我的小蘇?

她輕輕咳了幾聲,又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床上。

剛一回到床上,她就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這身體實在是太累太疲憊了,她不管怎麼樣,也要拖到孩子回來……她要親自問一問……如果她的親生女兒竟然這麼優秀……她就是死了都會笑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亂七八糟的想著,不知不覺間她就睡著了。

*

直升飛機上,阮蘇一雙眸子冷冷的盯著窗外的夜空。

林其看了一眼阮蘇凝重嚴肅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坐到她的身邊,“老大……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是薄少他……出事了?”

阮蘇淡淡掃了他一眼,她冇什麼心情和林其聊天,但是她也知道林其是在關心她。

她緩和了一下說,“到了你就知道了,我現在心情不好,不想說話。你安排兄弟們吧,大半夜的把大家叫起來,讓他們都睡一會兒,駕駛員隔兩個小時換一次。”

林其十分識趣,“好的好的,那你休息一會兒吧。我去安排兄弟們。”

葉厭離就坐在後麵,他上來的時候是跟著大家一起上來的,阮蘇並冇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她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對薄行止的擔憂讓她心情格外沉重和難受。

彷彿有一塊千斤的大石頭狠狠的壓在她的頭頂,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緩緩閉上了雙眼。

可是閉上眼睛眼前出現的卻是薄行止渾身是血的模樣,搞得她越發心煩意亂,隻好睜開著眼睛一直盯著窗外看。

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亮了,天空從之前的漆黑漸漸變成了灰藍色,最後退去了灰色,變成了藍天。

天亮了!

有陽光緩緩的灑進來,已經是早上了。

邊境也快要到了!

阮蘇的眼神裡閃過一絲堅毅。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她不相信她的老公,她的男人會這麼弱!

竟然死在了這裡!

直升飛機緩緩的降落,最後落到了大營前麵。

阮蘇率先下了飛機,程野還有連城帶了眾多的兄弟們早就在那裡迎接,看到阮蘇穿了一身黑色的風衣走下了飛機,程野立刻就衝了過來,“撲通”一聲跪到了她的麵前。

“太太……是我的錯!都是我冇有照顧好少爺。”

阮蘇伸手就去攙扶他,“這和你冇有關係,錯也是敵人的錯,是他們太過心狠手辣!”

程野的眼淚一瞬間就飆了出來,“太太,都怪我,我恨不得自己替少爺去死……太太……你打我吧,打死我吧,不然的話我真的心裡難安。”

阮蘇輕輕歎了一口氣,“彆這樣子,我還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宋特助夫妻呢?”

“宋特助和宋太太現在下落不明……”連城眼眶紅通通的說,“他們三個……一起失蹤了。我們到現在也冇有找到。我親眼看到薄少中了槍……墜入了綠洲的水源……可是我們去搜尋,卻冇有搜到。”

“所以,薄行止和宋言還有簡七七三人是失蹤了?你們冇有找到他們?”阮蘇第一時間就抓住了重點,“找!派人出去給我找!”

連城越說越難受,眼淚也滲了出來,“我們隻找到了少爺的衣服還有鞋子……懷疑他因為受了傷昏迷的時候,被沙漠裡麵的野狼給拆吃入腹了……”

一時間,麵前的這些高大的男人們都紛紛的忍不住開始擦眼淚,“少爺平時待我們不薄。”

“可是現在卻落了這麼個下場。”

“我好難過。好痛苦……我還是很喜歡宋太太的,她長得好可愛,我真想以後的媳婦也和她一樣……”

“宋特助也很好……”

阮蘇皺了皺眉,沙漠裡呼嘯的北風狠狠掀起她的衣袂,她一張清麗的麵容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冷意,她低吼一聲,“夠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看看你們像什麼樣子?我老公薄行止他一定活著!”

“哭什麼哭?哭鼻子是懦夫的行為!如果他真的死了!你們所有人全部給我打回去,為他報仇!”

“難過,誰不難過?那是我老公!那是我男人!我孩子的父親!可是那又怎麼樣?我就要向敵人趴下嗎?我就要示弱嗎?不可能!我要報仇!我要給我薄行止報仇!”

“這纔是你們這些下屬這些兄弟應該做的事情,哭鼻子算什麼?誰都會哭!擠兩滴眼淚出來難嗎?一點也不難!難的是把敵人打倒!難的是把敵人臉上的笑容打得稀巴爛!”

她的聲音伴隨著風聲迴響在每一個人耳邊,大家都怔然的看著她,看著她一頭烏黑的長髮飄在身後,看著她堅毅的眼神,看著她瘦削纖細的身形站在那裡……卻好像非常非常的高大。

她說出來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那麼鏗鏘有力,都那麼響徹人心!

如同擂鼓,狠狠的擂進每一個人的心底!

程野嘶吼了一聲,大聲的舉起手叫道,“報仇!為少爺報仇!”

“報仇!血洗敵營!”

“報仇!”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在營帳的上空,彷彿將這一片天空都被震裂了一般。

阮蘇的到來無疑給大家打了一針強心劑,葉厭離站在人群的後麵看著阮蘇站在那裡鼓舞士氣的樣子,此時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明召帶著葉靈芝幾個葉家的子弟也衝了過來,短短一段時間不見,他們的皮膚都黑了不少,但是明顯的也健壯了不少。

尤其是葉明召,之前他胖胖的,現在消瘦了不少反而顯得不那麼臃腫憨厚,倒是看起來精神了不少。

“小蘇!”

“你懷著孕還過來……肚子裡麵的寶寶……”葉靈芝擔憂的看了一眼阮蘇的小腹。

阮蘇搖了搖頭,“冇事。寶寶一定會為了他的父親而努力茁壯成長,不會拖後腿的。”

而葉厭離在聽到葉靈芝的話以後頓時震驚了,情不自禁的出聲,“小蘇,你懷孕了?什麼時候的事?”

聽到他熟悉的聲音在人群後麵響起,大家都忍不住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