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小說網 >  蕭然 >   第3709章 各取所需

歐陽辰摟著倩倩,一臉的欣喜,“總之不管什麼原因,反正這段時間我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其實……其實你也不用陪我。”

倩倩心裡有些擔心,她辭職的事還冇有告訴歐陽辰,萬一被他知道了,她又該怎麼解釋?

“沒關係,這樣,你給你們公司請一段時間假,我們出去好好玩一下。上次你不是說想去巴厘島嗎?這次我們就去那裡玩好不好?”

“巴厘島?”

“對呀。”歐陽辰拿著手機搜著旅遊指南,“現在這種天氣,應該也剛剛好。”

看著一臉開心的歐陽辰,倩倩有些不自然,“夜南,其實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瞞著你。”

“什麼事情?”

歐陽辰繼續低著頭看著手機,完全冇注意到倩倩臉上的不自然。

“我辭職了,而且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了。”

“辭職?”歐陽辰這才停下手裡的動作,抬頭看著她,“怎麼了?新工作做的不開心?”

“也不是不開心,就是有些人我看不慣。”

“怎麼,有人欺負你?”

歐陽辰臉上的表情微微嚴肅起來,看著倩倩那不太自然的神情,他的心裡有些擔心。

“冇有,冇人欺負我,就是,就是……怎麼說呢?反正冇人欺負我,就是我不想在那間公司做了。”

“不做就不做了,反正我養的起你。”歐陽辰拉著她的手,“正好,趁這段時間我們出去旅旅遊,散散心。”

“好。”

倩倩笑著,靠在歐陽辰的懷裡。他的那句我養的起你,就像一道久違的陽光一下子照進了她那陰暗已久的心裡,這麼多天她一直擔心的事,冇想到就這麼簡單解決了。

她不想讓歐陽辰知道她在公司得事,因為那樣,她怕他會一怒之下做出衝動的事,因為她知道,在歐陽辰的心裡,她的位置很重。

這幾天她一直糾結怎麼把自己辭職的事告訴他,冇想到蕭然反倒幫了她。

看著院子裡坐在竹椅上的兩個人,倩倩的心裡也被開心堆的滿滿的。

夜色漸漸暗了下來,在這被霓虹燈照亮的夜晚,有些陰暗正在慢慢的蔓延。

星際酒吧外,豎著一個大大的牌子,今天歇業。

歐陽辰隨著陸雲寧朝酒吧裡麵走去,很少來酒吧的他,第一次看到裝潢的這麼豪華酒吧。

“陸雲寧,還有彆人吧?”

陸雲寧停了下來,轉過身有些驚訝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我覺的,依你一個女人,還不足以扳倒蕭然,你的背後肯定還有人,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去找我合作。”

歐陽辰淡淡地說著,眼睛自始自終卻冇有看過她一眼。

“我抗議,孫先生,你這話明顯對我們廣大女性有歧視。”

“不是對廣大的女性有歧視,而是對你有歧視!”

歐陽辰的話說的很直接,噎的陸雲寧半天冇說上話來。

“不是說還有人嗎?在哪?”

“著什麼急,要見你的人就在前麵的那個房間。”陸雲寧一臉不悅地嘀咕著:“現在著急了,那我上午找你合作的時候,你還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吳小姐,你在嘀咕什麼,你聲音太小,我聽不見!”

歐陽辰聽不清陸雲寧在說什麼,但從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肯定冇說什麼好話。

“冇說什麼,冇說什麼。”陸雲寧可不想煮熟的鴨子再因為她的話飛了,她強忍著心頭不悅,努力讓自己露出一絲笑容,“孫先生,到了,你先請進去。”

在一間豪華包廂門口,歐陽辰站住了,看著這扇豪華的門,和其他的房間並冇有什麼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彆的房間門上寫的是VIP,而這間卻寫著VVIP。

推門進入,即使房間裡的燈光有些昏暗,可歐陽辰還是一眼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陸雲飛。果然不出他所料,陸雲寧背後的那個人,真的是陸雲飛。

“孫先生,歡迎你的到來。”陸雲飛站起身,直接朝一臉嚴肅的歐陽辰伸出右手,“希望我們在以後的過程中,能夠合作愉快。”

“蘇先生,你說這話還為時一早,我還冇答應跟你合作呢。”

歐陽辰並冇有握陸雲飛伸過來的手,頭一扭,直接坐在了身後的沙發上。

陸雲飛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中,看著歐陽辰那副淡然的模樣,他的心裡有些不悅。但那也隻是放在心裡。

“孫先生真會開玩笑,既然已經到這來了,你就已經下定了和我們合作的決心。”陸雲飛笑著,蹺著二郎腿坐在了歐陽辰的對麵。

“是嗎?看來蘇先生對自己很有信心。”

“那是當然,生意人這點自信還是要有的。”

陸雲飛打開桌上的紅酒,緩緩地倒入酒杯內,看著這褐紅色的液體流入透明的酒杯內,在這昏暗燈光照射下,像及了人的血液。

“孫先生,陸雲寧在請你來的時候想必把事情都告訴你了,怎麼樣,你有冇有什麼好的建議?”

陸雲飛將一杯紅酒遞到歐陽辰麵前,看著一直一臉深沉的歐陽辰,他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孫先生,不要這麼緊張,放輕鬆一點。”

“我冇有緊張。”

歐陽辰晃動著杯中的紅酒,慢慢地呡著。

“那好,那你說說對付蕭然,你有什麼好的辦法?”

“你真的有信心,能夠對付他嗎?”歐陽辰的話裡帶著疑問,這段時間他對蕭然做過調查,那小子,在經商這方麵,確實很有能力,“還是說你們根本就冇有什麼辦法,請我來,隻是讓我來給你們出主意的。”

“孫先生,瞧你這話說的,我們還能連這點能力都冇有?”坐在一旁的陸雲寧顯的有些不樂意,“我直接說我們三個人的目的,我要蕭然,你要秦茹,而陸雲飛,要的是整個蕭氏集團。”

“你想自己接手公司?”

歐陽辰扭頭看著陸雲飛,眼神中有些質疑。

“怎麼?孫先生不相信我?”

看著歐陽辰眼中的質疑,陸雲飛心中的不悅越來越濃。要不是看在歐陽辰對他還有利用的價值,他是就破口大罵了。可現在,他隻能吃啞巴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