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9章

你們受苦了

不過,純南聖人的聖道終究是比不得真正的朱雀法。

朱雀在諸天萬界當中是何等存在,不言而喻,純南聖人如果僅僅是借鑒朱雀法,就能凝聚出不弱於朱雀法,乃至超越朱雀法的聖道,那他境界絕不是四階,那麼今天死的大概就是許無舟了。

故而,這套朱雀秘術,若能完全修煉成功,不會比窮奇法差,可以再次填充許無舟本我道中的一處重要竅穴,讓許無舟如何不欣喜。

純南聖人的宮殿之中。

在經曆毀天滅地的震動之後,一切逐漸平息,讓這裡的各族女子驚疑不定。

“發生什麼事情了?有其他的聖人來襲嗎?”

“不會是吧?純南聖人乃是聖人四階,在靈微小界堪稱一霸,誰會不知死活的招惹上他,難道不要命了嗎?”

“可能真會有蓋世英雄來營救我們呢……你們人族不是常常有這樣的傳說嗎?”

這些女子苦中作樂,甚至打趣口裡含著酒水的人族美女。

聞言,人族美女她是哭笑不得,這些都是人族祖上流傳下來的傳說,當不得真的啊。

如果真有蓋世英雄,為什麼靈微小界的人族會活得如此水深火熱?

隻是她不能和旁人說話,萬一不小心將這一口酒水吞了,她毫不懷疑純南聖人在回來之後,會給她端上一盤盤人族刺身,然後逼她吞食。

何況,這裡的可憐女子說得對啊,純南聖人不但是聖人那麼簡單,還是聖人四階,莫說人族冇有聖人坐鎮了,哪怕是有,一階一天地,也不見得是純南聖人的對手。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看見人族過上安穩日子的一天……唉。”人族美女在心裡歎息。

她知道這是奢望而已。

靈微小界的勢力,不可能讓人族強大起來。

他們不需要一個強大的人族,對他們來說,一個充當血食、奴隸的人族足矣!

轟隆隆!

突然,緊閉的宮殿大門被一陣恐怖絕倫的巨力擊飛,嚇得在場的各族女子俏臉煞白,花容失色。

這是什麼情況?

被人打到宮殿來了嗎?

莫非純南聖人敗了?

一念及此,她們的內心不禁七上八下。

靈微小界的勢力複雜,若然純南聖人敗了,她們落到了其他的聖人手中,不見得就比在純南聖人這裡要好了,或許更慘!

畢竟,純南聖人還有馴服各族女子,享受征服的樂趣,這麼一個習慣,她們雖慘,卻還能活著。

如果能讓純南聖人感到滿意,以及為他誕下一兒半女,那麼這個女子的種族或許可以過上普通日子。

至少不需要繼續如同豬狗,水深火熱。

但是,換了一個聖人就未必了。

有的聖人根本不好女色,非常嗜殺。

莫說其他的種族了,就是自己的種族都置之不理。

因為聖人代表了超凡入聖,根本不會被種族束縛,他們淩駕於種族之上!

因而,純南聖人真的戰敗,她們落到了其他聖人強者的手中,可能連一丁點活路都冇有了。

想到這裡,人族美女苦笑不已,心中想道:“這個比爛的世界啊……咦?”

可是她還冇想完,就看見一個人族青年走進宮殿之內,他打量四周,發現有個人族美女站在王座旁邊,同樣愣了一下。

“咕嚕!”人族美女大吃一驚,情不自禁的將酒水吞了下肚,急急忙忙的說道:“你,你是人族?”

“我是人族。”許無舟覺得這個美女說話莫名其妙。

“你快點走啊,如果遲了,就來不及了……咦?你還是聖人!”人族美女催促許無舟趕快離開,發現許無舟聖氣滾滾,聖韻沖霄,儼然是一位人族的聖人。

不等許無舟說話,這個人族美女又連忙說道:“你是人族聖人就更應該走了!純南聖人是聖人四階,你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你要留著有用之軀,去庇護我們在靈微小界的同族,將他們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來!”

許無舟見此,不由內心一動。

他看得出這個人族美女應該是被純南聖人抓來,禁錮在此,現在大門被破,有機會逃走,她卻不走,反而勸說許無舟離開,去庇護其他的人族,絲毫不管她自己就是在水深火熱之中。

“人族雖然,但還是有人在負重前行。”許無舟心中感慨。

他知道羅衍忠時常不解自己為什麼在這些普通人族身上浪費時間精力,堂堂聖人,早已經超然普通存在了。

其實,是他不懂人族!

“咳咳……這位姑娘,關於這一點就不需要你來操心了,因為純南聖人已經被我家大人斬殺,他是來救你們的。”羅衍忠不失時機的上前解釋,狗腿子的風範,儘顯無疑。

羅衍忠跟著許無舟這麼久,已經看到了好處。當然要表現,這樣好處才能得道更多了。比如斬殺純南聖人這一件事,由許無舟自己說出,哪裡比得上他說來的更裝逼。

“什麼?純南聖人竟然真的被殺死了?還是被這一位人族聖人殺死的?”

“但是純南聖人可是聖人四階啊,這個人族聖人看上去最多就是聖人二階吧,他怎麼殺得死純南聖人!”

“是啊,莫非是來誆騙我們的?可是好像又冇這個必要吧,難道純南聖人真的被這個人族的聖人殺死了嗎?”

看著這些各族美女紛紛詫異,麵露驚容,刹那間群芳綻放,美態橫生都或崇拜或敬畏的看著他,這情況讓許無舟瞥了羅衍忠一眼,羅衍忠這個狗腿子表現不錯,越發的懂事了。

得知純南聖人被許無舟斬殺,人族美女愣住了,良久方纔流下眼淚。

她潸然淚下,道:“真的嗎?純南聖人真的死了嗎……我們人族的聖人斬殺了純南聖人嗎?”

“對,我斬了純南聖人。”許無舟點了點頭,又歎了一聲,道:“還有,你們受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