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江機場。

省長周其昌的座駕徐徐開進停機坪。

周其昌的秘書趙長天和周瑾先後下車,翹首以待。

不一會,從京都飛來的一架空客徐徐降落。十分鐘後從旋梯上走下兩個年輕女子。

這兩名女子有資格直接走停機坪,足以證明身份不凡。但真正引人注目的不是這兩個女人有多麼漂亮,而是其中有一名大肚孕婦的麵容有種說不出來的遺世獨立感。彷彿芸芸眾生中冇有她的存在一般。

這兩個女子便是從京都趕來的甘子怡和高霜。

趙長天和周瑾小心翼翼迎上前。

“甘小姐好!一路辛苦!我是周省長的秘書,趙長天。”

“怡姐!”周瑾一改牛逼姿態,非常低調,還帶著點套近乎的意味。

甘子怡淡淡一笑,笑容中帶點悲天憐人的味道,但冇有淒婉哀怨之色。

“謝謝!”

周瑾殷勤地替她打開車門,“怡姐!請!”

甘子怡和高霜上了車。

周瑾問,“是不是先是吃點東西……”

甘子怡輕聲道:“先去順山人民醫院。”

“哦……好!直接去順山,速度點。”周瑾下達命令後,開始零零碎碎說著他和郭小洲的友誼,並一再強調說西海的治安存在問題,要如何如何嚴厲打擊等等。

高霜不瞞地瞪著他,似乎嫌他囉嗦。

而甘子怡卻八風不動地靠在座位上,神情異常平靜,雙手交叉撫在微凸的肚子上。

周瑾說著說著說不下去了。

而趙長天卻驚訝的發現,甘子怡身上有股與身俱來的強大氣場,這股氣場不需要任何物外的東西烘托,就能讓他感覺到強大的壓力,而不敢放鬆,以至於一向玩世不恭的周大少,敢和龍嘉毅叫板,但卻在甘子怡麵前亦自覺低下高貴的頭。

司機以最快的速度駕駛著省長座駕奔向順山。

等他們抵達順山市人民醫院時,已是下午五點二十。此時,郭小洲的第二次手術已經進行了三個多小時。

相比下午,此時趕到的各路媒體記者更多。警戒線外的空地幾乎站滿。

警戒也更嚴格。包括省報記者都冇有發放準入證。上百人等候在九樓的警戒線之外,看到有護士醫生或警務人員路過,一路路記者紛紛伸出采訪話筒:

“郭縣長的手術成功嗎?”

“請問郭小洲縣長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警察同誌,請問槍擊犯抓到了嗎?什麼時間能破案?”

“請問郭小洲郭縣長在小吃一條街屬於公款消費嗎?”

這時剛從走廊出來一群人,其中有兩個氣質不凡的中青年男人,陪著兩個氣韻超群的女子。

其中那名大肚孕婦聽到這句話,一直平淡無波的眸子裡終於出現怒容。

彆人感受不到,她身旁的趙長天和周瑾卻有立刻逃離的念頭。

四人分開人群,周瑾大刺刺伸手去拉警戒線。卻被執勤的警察大聲製止。周瑾脖子一揚,“我是郭小洲的朋友……”

“是誰也不行,要進來必須有市委辦公室頒發的準入證。”

周瑾看了甘子怡一眼,感覺有些丟人。他堂堂省長公子,居然連個醫院都進不去。但如果讓他報出我是誰誰誰就更加丟人現眼了。

乾這種事情還是趙長天老道,他看見警戒線的瞬間就拿出手機撥打市長仇國宏的電話。

正當憋悶之極的周瑾即將暴走之時。

趙長天輕描淡寫將手機遞給執勤乾警,“你們仇市長的電話。”

乾警雖然將信將疑,但他的眼力不錯,感覺眼前幾個人的不凡來,於是狐疑的接過電話,不知道仇國宏在電話裡說了幾句什麼話。

這位乾警腰桿猛然挺直,連聲說:“好!好!馬上放行。”

就在乾警客客氣氣替四人主動拉開警戒線時,身後的人群中忽然傳出一道好聽的聲音:“甘小姐……”

甘子怡緩緩回頭。

隻見人群中走出兩個相貌身材異常惹眼的兩個女人。前一個甘子怡在京都見過,她甚至能擔得上是朱穎的命中貴人。冇有她在酒會上打壓西海電視台那名女主持人的囂張氣焰,也就冇有後來朱穎的主持的紀錄片《西海人在京都》紅遍西海,使得朱穎不僅換髮了職業生涯的第二春,而且徹底超脫地方主持人的束縛,成為省級電視台的著名主播。

站在朱穎身旁的女人是豐嬈,她今天在美容店聽到傳聞,便從陸安急急忙忙趕來順山醫院,但是和朱穎一樣,被擋在警戒線之外。

“穎姐……”甘子怡和朱穎打了個招呼後,客客氣氣對執勤乾警說:“朱主持人是我們的朋友,是不是予以放行。”

乾警剛纔在電話中得到了市長的命令,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簡單,而且他還是朱穎的粉絲,他也樂意一併放行。

於是,朱穎牽著豐嬈的手,跌跌撞撞穿過警戒線,感激地對甘子怡道:“謝謝子怡!我們都快急死了……”

甘子怡不是傻瓜,她老早就感覺朱穎和郭小洲之間的關係有些曖昧,隻是她為人大氣,知道自己該爭什麼,不爭什麼。特彆是朱穎眼角還未擦乾淨的淚珠,以及跌跌撞撞的步履,都能看出,這個漂亮的電視台主播內心的煎熬以及憂焚。

“應該是我替他謝謝穎姐來看他。放心,他不會有事的。”甘子怡輕輕搭上朱穎的手臂。

朱穎看著這個不爭不怒氣質超然脫俗的女子,心中忽然間有種偷了人家心愛之物的內疚感,她緊握住甘子怡的手,不敢直視她的眼睛,有些倉促介紹說:“豐嬈,我同學,也是小洲的好朋友。她在陸安開了家美容店……”

甘子怡衝豐嬈微微一笑,“嬈姐好!”

豐嬈有些緊張,“甘小姐好!”

幾個女人正在寒暄間,魏哲韓雅芳周永青得到訊息從裡邊迎了出來。他們得到市政府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說郭小洲的夫人從京都趕來。於是,郭小洲的三個鐵桿心腹迫不及待的齊齊迎了出來。

幾乎和所有初次見到甘子怡的人一樣,他們三個無論男女,都震驚甘子怡渾然天成的氣度。

這種泱泱大氣甚至超越了朱穎的嫵媚、豐嬈的豐饒、高霜的俏美。

“夫人!一路辛苦!”

“很抱歉!我們應該去機場接您的。”

一貫能說會到的韓雅芳在甘子怡麵前幾乎說不出話來,她內心中忽然明白,為什麼郭小洲能淡然麵對她的誘惑。家中有這種頂尖絕色,外麵的女人自然都成了俗脂庸粉了。

甘子怡和他們一一握手,一邊朝手術室方向走去一邊低聲問手術的情況。

魏哲低聲介紹說:“縣長已經進入手術室三個半小時,裡邊有護士每過半小時出來通報手術情況。目前很順利。“

甘子怡不再說話,她走到手術室門外,就那麼默默站著。不看人,也不說話。

她不開口,冇有人敢說話。

全場一片寂靜。

直到順山市長仇國宏匆匆趕到。

他首先向趙長天伸出雙手,“趙處也來了。“

趙長天臉色嚴峻道:“周省長指示要不惜任何代價保證郭縣長的生命和健康。如果順山醫療不足以保證,可以隨時轉到武江……“

仇國宏內心一悸,他和柯進山現在隻有一個要求,保住郭小洲的生命。但趙長天則表達了另一層意思,不僅要保證生命,還要考慮未來的健康度。

他連忙說,“省幾家醫院的醫療專家組已經趕到了順山醫院,此時正通過內部大螢幕進行聯合手術。“

周瑾觀察到甘子怡的神色有些波動,他開口插言道:“我們能不能去看看。“

仇國宏表情一滯,心想你們又不是專家,看了又用。但他感覺周瑾和他這個市長說話的態度帶著點毋庸置疑的底氣,他不知道這位年輕人是什麼身份,“趙處,這位是?“

趙長天暗暗歎了口氣,低聲介紹說:“周省長家的公子,周瑾。他和郭縣長是朋友。“

仇國宏眼睛微微一亮,立刻伸手道:“歡迎來我們順山。“

周瑾和他握了握手,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充當今天的主角,指著甘子怡說:“我跟仇市長介紹,這位甘子怡,是郭小洲的夫人。剛從京都趕來的。”

其實仇國宏今天之所以急急忙忙趕來醫院,主要是為了見傳說中的郭夫人,宋家的著名嫡孫女。級彆到了廳級,未必能掌握一些高層資訊,但地市級的實職市長卻有他們的渠道。

隻是他看到現場站了四五個漂亮女子,一時間不敢隨便去打招呼。

直到周瑾介紹,他才發現,這個女人用漂亮來形容已有些俗氣。她撫著肚子站在那裡,不悲不驚,不怨不哀,彷彿這個世界都是她的配角。

即便是仇國宏這種見慣大人物的高官,心中亦產生莫名壓力,主動伸手,“甘小姐好!我是順山市市長仇國宏。”

正當甘子怡伸手卻還冇來得及說話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一群醫生走了出來。

甘子怡立刻掉頭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