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順山市召開了緊急常委擴大會議。

出席的人有全部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長謝知行和市武警第一支隊支隊長童軍列席。

市委書記柯進山目視眾人,沉聲道:“今天中午十二點十九分,陸安縣縣長郭小洲同誌在我市小吃街遭遇犯罪分子槍擊。現正在人民醫院搶救,目前生死未卜。“

入會的常委們早在第一時間得知了這個情況。

他們深知這個案件的嚴重性質。因此個個臉色嚴峻。特彆是政法委書記錢效武和公安局長儲雲山,更是臉色慘淡。

柯進山惱怒的目光在他們兩人臉上停留片刻,猛敲桌子道:“堂堂縣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槍擊,同時還死傷四名群眾,犯罪分子輕鬆施展金蟬脫殼之計逃離,警務部門抓了一個偷車賊,某人還洋洋自得打電話邀功?我想問問你們某些負責同誌,連一縣之長的生命都受到威脅,我們的普通百姓呢,他們的安全感還能有多少?“

政法委書記錢效武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微微低下頭。這事他的確犯了一個大錯,當他在指揮中心接到彙報,說活捉槍擊要犯時,他一直緊懸的心才稍稍放下。而他立刻打電話向市委市政府領導彙報。於是,麻煩來了。

市委書記柯進山馬上向等候在電話機旁的省委書記丁毅以及省長周其昌彙報。

省委書記丁毅在電話裡下令務必嚴懲犯罪分子,同時命令順山醫方要不惜一切代價,救治郭小洲和受傷百姓。

省長周其昌更是嚴厲的批評了順山市的治安工作,說這次事件的影響極度惡劣,犯罪分子的囂張氣焰,全國罕見,不僅嚴重影響了順山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麵和廣大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西海人民絕不能容忍這種肆意踐踏法律的暴力犯罪行為!並要求順山市委市政府一定要徹查案情,快速抓捕犯罪分子歸案,深揪到底。

縣長槍擊案不僅驚動了省委省政府,甚至連公安部都直接下涵要求全力破案。

柯進山和仇國宏這對政敵破天荒聯手,第一時間成立了913專案組,柯進山為組長,市長仇國宏為副組長,另外的副組長有政法委副書記和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和武警支隊長等人。

專案組的規格之高,順山市曆史罕見。

市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局長落選專案組,預示著他們的仕途基本到了儘頭。現在隻是等待郭小洲搶救的結果,再來決定對他們懲罰的尺度。

“‘9*13’事件的犯罪分子相當狡猾,計劃嚴密,給我們的偵查抓捕工作帶來諸多困難,抓捕工作也許還需要一段時間。為了維護社會的安定團結,避免輿論升級,在事實尚未完全搞清的階段,我們市委市政府要統一口徑,嚴禁任何人在任何場合發表不利於團結穩定的發言。”柯進山陰沉著臉道:“順山市委將推出新聞發言人製度,本著公開透明的原則,堅持有一說一的實事求是態度,積極麵對新聞媒體。正確引導輿論。”

“下麵請仇市長說幾句。”柯進山說完疲憊不堪的閉上眼睛。說實話,他現在的緊張憂慮之心絲毫不亞於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長。如果郭小洲生命不保,彆說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長,就是他這個市委書記和市長,必須有一個人承擔責任。

其中概率比較大的一個人是他。因為郭小洲是接到他的命令前來市委談話的。

仇國宏朝柯進山點點頭,衝一名工作人員招了招手,工作人員很快拿來一份檔案放在他的桌前。

他聲音沉重地念出了順山市最近兩年的治安數據。然後看向柯進山說:“柯書記,各位常委,結合順山各縣市的治安實際,我建議,有必要在順山展開新一輪嚴打幾,嚴厲打擊各種刑事犯罪活動,依法嚴懲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重點打擊有組織犯罪、流竄犯罪、帶黑、社會性質的團夥犯罪和惡勢力犯罪,堅決打擊涉槍、涉暴、殺人、綁架等嚴重危害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犯罪活動。”

“當然,我們市委市政府當前是首要任務是,儘快抓捕罪犯,給上級給百姓給死亡受傷家屬一個交代。剛來會議室前,我和柯書記接到省領導電話,要我們給出一個時間表。”說到這裡,仇國宏看向武警順山一支隊支隊長童軍,“童支隊長,你說說現在的抓捕情況,我們要根據實情擬定一個時間表。”

童軍沉吟片刻說:“從情況發生的過程來看,犯罪分子有準備並精心策劃了這起惡性槍殺案;從他逃走的時間分析,我們配合公安部門,已經查訪到了兩個關鍵證人。這兩人都是計程車司機,通過查訪,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犯罪分子是從順山火車北站上的車,但也不排除他再次施展金蟬脫殼,在火車站虛晃一圈,走另外的道路出逃,甚至不出逃。考慮到槍案發生後兩小時以內的始發和路過火車有十九列之多,我們已經拿到了鐵道部門的所有旅客名單和身份資訊,目前正組織三百多人進行強力篩選,而且有關的刑偵專家正在趕往順山途中。我們分析,如果犯罪分子通過他人身份證上了列車,我們有信心在四十八小時內鎖定犯罪分子,七十二小時內抓獲犯罪分子。”

說到這裡,童軍停頓片刻,說:“如果犯罪分子冇有選擇火車外逃,那麼偵查抓捕工作就有相當的難點,抓捕時間的期限就……”

柯進山不悅的敲擊著桌子,“必須有個時間表。”

童軍看了順山軍分區司令員俞專一眼。

俞專語氣沉重說:“接到市委市政府的協助通報,目前軍分區已經出動指戰員五百三十六人,車輛五十二輛,半小時內完成全城道路出口設卡。目前配合公安機關抓獲嫌疑人二十九人。我們可以保證,設卡期間,不會漏過任何嫌疑人和犯罪分子。”

童軍接上俞司令員的話,“有了俞司令員的保證,我可以代表913專案組給出一個時間表,七天。”

“七天,是不是太長了點,能不能再加強搜捕力度?”柯進山問道。

“已經是全員計算。”童軍說著,沉吟道:“當然,這還需要公安部門的表態。我們和軍分區隻是輔助。”說完他看了軍分區司令員俞專一眼。兩人的眸子裡都露出急躁情緒。

說實話,如果不是大軍區首長直接下達命令,武警支隊和軍分區纔會打亂訓練和其它軍事安排,全員投入這場史無僅有的大搜捕中。最關鍵的是,軍區首長交代,宋老親自撥打了電話。要求他們這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宋老失望。要無條件配合當地政府和政法部門。

柯進山恨其不爭地看了政法委書記一眼。

仇國宏看著柯進山說:“要不,就定七天?”

柯進山默然點頭。

正在這時,一名秘書模樣的年輕男人推開會議室大門,快步走向柯進山,附耳說了幾句話。

柯進山眼睛一亮,激動道:“度過了危險期?”

秘書說:“生命保住了。接下來還要進行第二次手術,這關乎到病人的未來身體健康度……”

柯進山長長鬆了口氣。隻要能保住郭小洲的生命,就等於保住了他的位置。至於郭小洲傷殘程度,自私的說,對他不重要。

“走!我們全體常委到醫院看望郭小洲同誌。”

他的提議得到了一致讚成。

十五分鐘後,十幾輛市委市政府的車輛魚貫駛入順山市人民醫院。

醫院院長和衛生局局長率隊在大門前迎接。

柯進山和仇國宏匆匆和他們握手,就疾步朝電梯走去。

書記和市長邊走邊問病人目前的治療情況。

醫院院長和衛生局局長紛紛彙報。在他們的彙報中,郭小洲的槍傷得到完美的救治,特彆是肩頸部的一槍,導致大動脈受創,失血量大,且血紅素和紅細胞偏低,經過搶救,取出了肩頸部的子彈,並完成輸血,目前生命體征在逐漸恢複中。隻是腰部一槍的位置手術不好做,輕則造成脊癱,重則雙腿收到擠壓而形成腿癱。

一群領導紛紛要求不惜代價治療,最大限度地保證不留後遺症。

院長和局長一邊點頭一邊再次解釋手術的困難程度,意思是,世界上冇有百分百成功的手術,有時候還得靠運氣等等。

這一下,眾常委都緘口不言了。

電梯來到九樓手術室走廊上。

電梯口站著一排警察,並拉起了警戒線。警戒線外站著一群人,大部分是記者,小部分是從陸安得到訊息趕來的乾部群眾。

市領導一行越過警戒線,白擁民立刻迎了上來。

“柯書記,仇市長,各位領導,您們百忙之中還抽出時間來看望小洲同誌,我代表小洲同誌、陸安縣委縣政府以及陸安幾十萬百姓表示感謝……”

柯進山挑了挑眉頭和他握了握手,沉默不語。

仇國宏肅容道:“白擁民同誌,現在不是說客氣話的時候。”

白擁民連忙認錯,“市長批評得對。我這個書記有責任,小洲同誌約我去吃飯時,我要是提醒他幾句該多好,或者……”

這次冇有任何常委搭腔。白擁民立刻意識到自己是不是說錯了話,神情有些尷尬。

在院長的要求下,手術室出來一位醫生,現場向各位領導彙報手術情況。

場麵很緊張且壓抑,不長的走廊上站了上百人,但卻連咳嗽聲都冇有,來往的醫生護士走路都小心翼翼。

此時,站在警戒線第一排的女子身上響起了手機震動聲,她神情憂慮地接通電話,聽到聲音,她低聲說:“嬈嬈,我剛趕到順山,是的,他出事了,正在搶救中……你在哪兒,醫院樓下……不,彆哭,彆聽謠言,他會冇事的,一定……”

說到這裡,她自己已經淚流滿麵,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