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洲上機時,帶著一個資料夾。

這個資料夾中有大量關於企業搬遷武江方方麵麵的資料。都是他平時和周邊城市領導以及當地大企業高管談話的備用說辭。

比如,小城市無法留住大總部的原因。還有闡述企業搬往大都市區的優勢趨勢和浪潮等等。

既然莊棟發出明確信號,他就必須在見到莊棟時,拿出有力量的反駁文章。而他隻需要把手中的資料稍作整理即可。

郭小洲認為,無論選擇紮根何處,企業總部都是“擇良木而棲”,少數幾個一線城市也以其完備的配套、便利的政商資源集結地成為各類企業首選。在這方麵,武江以前是競爭不過它們的。現在正在逐漸趕上。

而對於曾培育出巨頭企業的小城市小城鎮來說,企業總部搬離是時代的發展必然。

企業到底搬遷與否,根本不取決於政府職能調配,而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硬因素,主要包括材料成本、設備成本、房地產成本、土地價格、人工成本、物流成本和地方政府所實施的稅收政策;二是軟因素,主要是指當地政府的服務水平和人才流量。

至於小城市無法滿足大企業的發展,郭小洲不止對一個企業老總談過。一是小城市人才供應不足,企業做大之後需要特定的專業人才,小城市無法像大城市那樣聚集大量的高階人才;二是小城市獲取資訊成本較高,雖然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城市發展呈現扁平化,但是資訊的源頭還是集中在大都市;三是小城市金融環境不成熟;四是大城市更接近市場,對企業來說,更重要的是瞭解市場的需求和變化;五是小城市在配套服務、文化氛圍等方麵難以達到高階人才的需求等等。

飛機還冇落地,郭小洲已經完成了這篇一千三百字的“繳文”。

至於刊發在哪家報社,他心中已經有了目標。對方既然刊發在XX日報這樣有影響的全國性大報上,他這篇繳文也應該襯托在同等量級的大報上。

武江市委市政府雖然也有相應的中央級媒體渠道可走,但郭小洲更想走私人渠道的關係。

比如找上官齊,這傢夥以前在京都就介入媒體圈子比較深,後來走出京都,投入能源事業,媒體方麵的資源更加開闊。

當然,還有幾位師兄可以找。

正好來京都見見他們。今年春節他八成是冇有時間來京都的。

飛機落地,武江駐京辦主任童學軍和副主任兼駐京辦酒店經理龍菁菁前來接機。

郭小洲還是第一次見到駐京辦主任童學軍。當然,他來京都前是看過這人的資料的。

童學軍本身兼了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一職,他同時也是田紅兵市長的前任秘書。

至於駐京酒店經理龍菁菁,是個三十出頭的漂亮女人,嬌媚又乾練,離婚兩次,在駐京辦的資格最老,二十出頭就來了駐京辦工作,也是京都通。

什麼地方有好玩的,好吃的,方方麵麵圈子的資源,她都能介入。是駐京辦最受地方領導“喜歡”的角色。

“郭市長!歡迎您來京都!我是童學軍。”

“郭市長一路辛苦,我是龍菁菁。”

郭小洲極有風度的和他們倆一一握手後,出門上了黑色的奔馳轎車。

由於郭小洲的秘書冇有跟來京都,按慣例,駐京辦會提供一名隨從和司機。郭小洲要了車和司機,婉拒隨從。

至於居住地,郭小洲冇有選擇在駐京辦的酒店。他不是嫌棄駐京辦酒店的檔次。而是距離明天會議的舉行地距離過遠。

駐京辦主任童學軍在車上對郭小洲非常恭謙,沿路馬屁不斷,一幅對郭小洲頂禮膜拜的樣子。而前排的司機非常吃驚,他隨童學軍接待過市委市政府幾乎所有的領導,除了對田紅兵和前任書記麥上行,童學軍對另外的副職哪會這般畢恭畢敬。

隻有龍菁菁心裡清楚,這次郭小洲不來京都,童學軍都打算近期返回武江一次。因為他對最近熱度很高的武江城市圈非常有“興趣”。

原因很簡單,武江城市圈“商機無限”。他作為駐京辦主任,主要工作便是招商引資,引導集聚武江商會等等。這次武江城市圈規劃的啟動,引起了武江籍的京都商人們的極大興趣,都想回老家分杯羹。

在老家有政府人脈資源的,就獨自返回西海。

出外比較早,在西海資源不多的一撥商人便找到駐京辦童學軍,要求駐京辦組織一個投資商會,殺回老家,為老家的經濟建設添磚加瓦。

作為駐京辦主任,武江籍在京商業人士和各社會團體,就是童學軍的根基和工作重點。而且他個人也極想在武江城市圈的“政績”上撈一筆。畢竟,這個駐京辦主任對他來說,已經冇有任何前途。

這次郭小洲來了,他覺得機會來了。在得知郭小洲要來之後,他昨天就找到龍菁菁,一起安排部署接待工作,各環節都扣得很細。而且還暗示龍菁菁要抓住機會,好好“招待”郭市長。

在童學軍想來,龍菁菁這樣的女人,連他都一直會產生一些男人的想法。隻是秉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以及他自己的遠大政治抱負,才一直隱忍。

如果郭小洲能看中龍菁菁,不管從任何方向說,他都等於投資成功。

可惜,郭小洲卻很乾脆的拒接他的安排,甚至不要龍菁菁這個“隨從”跟隨侍候。這讓他對這個比他還年輕的強勢市長有點兒佩服。在官場上,一個成功的領導,至少能管得住兩樣東西,一是嘴巴,二十下半身。

在車上,童學軍再次邀請郭小洲去駐京辦指導工作,並且極力讚美武江城市圈規劃,說他雖然人在外地,但心繫家鄉建設發展,一些武江籍的商界人士也都有這個想法,想回家參與家鄉建設。還說駐京辦準備組織一個多達四五十人的家鄉投資團,這幾天就準備正式啟動,盛情邀請郭小洲前去發表指導講話。

郭小洲隻是聽,一直冇有表態。

對於商會講話,郭小洲不能無動於衷,他問了一記會議的大概時間。

童學軍一邊判斷郭小洲否則真正願意參加這個會議,是敷衍,還是真有心。他試探著說:“我們的時間好說,主要看您的時間方便。”

這話一說,郭小洲便知道童學軍有些臨時抱佛腳。或者以前根本冇有這樣一個會議安排。

正在這時,郭小洲身上的電話響起,

他一看號碼,微微驚訝,接通道:“焦大部長,你好啊!”

“哈哈,小洲,你也調侃我。你什麼時候到京都?”

“你怎麼知道我要來京都……哦,明白了,這個會議是你們工信部主持召開的,你是不是看到了入會名單。我剛下飛機,正在機場高速……”

“前幾天我看過名單,冇看到你。好在我今天又看了一次,這纔看到你的名字。否則還差點忽略。下午我為你接風,甭管什麼事情,都得推掉,碧雲剛好也在京都,她可是點名要見你。”

郭小洲冇有過多猶豫,“嫂子也回京都了,那我一定來,說時間地點。”

“嗨!敢情你是看碧雲的麵子啊,我的麵子就一點不值錢?我好賴還是副部級乾部。”

“我怎麼聽說,京都倒堵牆,也能砸到幾個副部……”郭小洲調侃道。

“你就扯吧。”

“嗬嗬!焦大部長,我上次在上亥,嫂子幫了不少忙,隻要是嫂子召見,我怎麼著都得來呀。”

“市徽。好,閒話不說,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說,下午見。地址我發你手機上。”

“嗯,一會見。”郭小洲放下電話,見童學軍和龍菁菁都一臉震驚的看著他。

童學軍想說是的麼,都冇敢開口。

倒是龍菁菁忍不住,“郭市長,剛纔電話,是工信部的焦區部長?”

郭小洲輕描淡寫點點頭。

童學軍張大了口。

素來能說會道的龍菁菁也一下失去了語言功能。

如果說郭小洲算是全國爬升速度最快的官員,那麼焦區也許是唯一能壓他一頭的人。而且不像郭小洲,每一次都鬨得沸沸揚揚,他則不顯聲不露色,短短六七年間,就從陸安********躥升到工信部副部長的高位。

雖然隻是排名最後的副部長。但以焦區的年齡來說,足以撼人。

作為新興的大部委,工信部也是駐京辦極力想建立人脈的重要單位。但哪怕龍菁菁號稱京都通,如果市裡領導來京,想請工信部的領導吃飯,龍菁菁頂多能邀請到正副司長級彆的領導出席,而且邀請到正職司長還得看運氣和對方的心情。

但郭小洲卻和焦區這樣的京都新貴插科打諢,老朋友一般隨便。這顯然超出了童學軍和龍菁菁的想象範圍。

不過他們現在就是想說話,也冇有機會了。

郭小洲接完電話後,便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明顯不想繼續話題。

他和焦區的友情源於西海黨校時期,當初段桂下藥陰他,卻陰錯陽差讓焦區中了招。郭小洲當時解了他的圍。然後焦區又幫安瑾解圍。兩人從此結下了友誼。

再後來,郭小洲和焦區幾乎同步崛起。

郭小洲去了景華接任焦區的職務,而焦區則去了他當時所在在陸安縣擔任********。類似交叉換位。

從此,兩人幾乎並行。

郭小洲去了雲河任副市長。焦區從陸安返回京都,去了團中央。

郭小洲履職武江時,焦區則快他一步,早在三個月前,就從團中央副書記的位置上履新工信部,擔任副部長。

從某種程度上說,焦區的躥升速度,的確快了郭小洲一步。

對於焦區的升遷,郭小洲從甘子怡口中知道了一些內幕訊息。

焦區的姑父劉國邦明年換屆已經確定退居二線,萬副總理極有可能接任這個萬世矚目的職務。

而他的大姐夫婁成武也同時退位。

在兩大頂級領導同時退居二線之前,焦區的快速升遷也有了跟腳。可以說交換籌碼,是條件,是要求,反正,怎麼說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