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xs321.com/]

擔任版主的第一天,他就開始行使職權,特彆檢視了“雲雲亦雲”的ip地址,通過他的幾番打聽和類比,終於得出結論,這個地址來自市委機關,那麼基本可以排除市政府的幾名常委和軍分區司令員,隻剩下市委書記,部長,紀委書記,宣傳部長,政法委書記,市委秘書長,市組織部部長七人,其中又可排除宣傳部部長,紀委書記,市委組織部部長、政法委書記幾人。??八

一中??文

??

6d65

因為宣傳部長的論壇id他知道,很少上網表意見,組織部長、紀委和政法委書記從職能上不大可能擔任這個級版主。

那麼圈子縮小為三人,市委書記孫得坤,市委部長顏婕,市委秘書長秦剛。

最後郭小洲又主動排除市委書記孫得坤,將目標放在顏婕和秦剛的身上。其中他鑒於市委秘書長的繁忙程度,初步鎖定目標為顏婕。

當他鎖定目標後,心中反而起了疑慮。

因為顏婕的政治形象和她的論壇言很難對上號。至少,在郭小洲的心目中,這個“級版主”一直是個男人。

顏婕和宣傳部部長謝富麗是廣漢官場的兩大美女,她們身上皆充滿了傳奇色彩。顏婕畢業於清京大學中文係,畢業後在省城武江工作,先後在民政局,民政廳,基層縣政府縣長,後來調至廣漢任市委辦公室副主任;市委辦公室主任;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市委常委、部長,時年三十三歲,被譽為坐火箭竄升的美女官員。

雖然顏婕貌美如花,不僅至今未嫁,而且緋聞稀少,就是有緋聞,也冇人敢說。

自打聽到論壇級版主的另一層身份後,他開始在論壇上著力,以圖吸引這個“常委”的注意。

可是當他獲得版主權利,檢視ip並加以排除篩選,對方很有可能是顏婕時,他難免陷入失望。

如果對方是一名男性領導,他怎麼去交接都不過分,可以在假裝不知對方身份的情況下,用壇友的名義邀約對方喝茶聊天等等,哪怕對方不答應也無傷大雅。但是對方是一名年齡不算老的美女高官,那麼就幾乎冇有任何適用的方法,除非對方主動。否則,他一動,就很有可能導致對方的反感,甚至報複。

他現在雖然冇什麼可以失去的,但他卻始終有進步的條件,稍有閃失,連進步的條件也失去了,那纔是真的完了。

就在他在千方百計尋找突破口時,論壇上一夜間熱鬨了起來,他的一個重要機會也隨之出現。

論壇的突然熱鬨源於生了一件極為平常的小事。

起因是有人在論壇給“市長信箱”寫了封投訴信,大意是他所在的濱江大道中段的居民小區臨界門麵餐館排放的油煙四處瀰漫,抽油煙機整日轟隆隆作響,嚴重影響居民的休息。據他的投訴說,樓底開餐館,一方麵,客人喝酒劃拳會影響居民休息。

另一方麵,餐館炒菜的油煙全部從六樓頂上冒出,汙染小區空氣。一炒辣椒,嗆得要命。由於每天都生活在油煙味裡,該小區臨街的許多住戶根本就不敢開窗戶,有的住戶隻好把家裡的一些通道口用膠布密封上,避免油煙入侵。而住在二樓的住戶除了油煙的襲擊外,還飽受餐館客人的吵鬨。

小區居民就樓下開餐館一事多次向小區物管部門交涉,但物管表示他們管不了此事。讓他們找市環境監測部門投訴,市環保局一名工作人員說已經對餐館屢次下達處理意見書,餐館不整改,他們也冇有辦法,並建議他們去找工商部門投訴,投訴居民不認可,認為環保監測是環保局的事,讓他們找工商局是推脫責任的行為,環保局工作人員態度很不好,投訴居民威脅說要去市長信箱投訴環保局不作為,環保局該工作人員說了句“隨便你”。

本來是件簡單的瑣事,但後續走向越來越離奇。

有居民把這餐館勿擾噪音擾民以及環保局的不作為,到市長信箱投訴。市長信箱還真受理了,回覆人正是頭腦“活泛”的宋一虎,不知道他那根弦出了問題,還是忙中出錯,把上一封投訴信的批示回覆到了環保投訴信中:此信已交由縣水產局受理,請等候回覆!

水產局受理?滑天下之大稽!看到回覆的論壇網友們出離憤怒,把這條新聞迅到國家頗有影響力的“海角“論壇,一夜之間,“隨便門”便出爐了,而廣漢市也出了名,廣漢環保局和市長信箱的工作人員成為眾矢之的。

郭小洲這天晚上恰好在值夜班,淩晨兩點被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的,他很慶幸自己從擁有手機的第一天起,就養成不換號碼不關機的好習慣。

接到市新聞辦的緊急會議電話後,他急忙爬起床,攔了輛出租車,趕到市新聞辦。

雖然他當時還不知道出了什麼大事,但疾步跨進新聞辦的小會議室,第一眼看到的是廣漢市市長魯揚,然後是宣傳部長謝富麗,副部長雷鳴,以及市環保局局長齊格選,宣傳部文明辦、辦公室、新聞科、宣傳文化科的幾名科長,還有三四個愁眉苦臉的市新聞辦工作人員。

他頓時明白,市長半夜親自開辦會議。一定是宣傳部門或者環保部門出了大事。

所有的領導都眉頭緊皺,氣氛緊張。

坐在圓形會議桌中央的宣傳部長謝富麗和魯市長耳語了一句,魯楊皺眉點了點頭。

謝富麗抬起頭,環視眾人,“昨天晚上廣漢論壇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嚴重影響了廣漢市和魯市長的聲譽,半夜召集同誌們開個緊急會議……”

郭小洲聽了半晌,方明白生了什麼事情。

“先,是環保局的工作人員推脫責任,然後是市長信箱的工作人員疏忽大意,把轉交環保局受理,寫成了水產局,簡直是荒唐!同誌們!市長信箱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市長的公信力,容不得半點疏忽。當然,隻有我們知道,魯市長工作很忙,隻有重大的、複雜的問題纔會上報市領導。而此次引起網民質疑的回覆和處理,並非市長回覆,而是新聞辦的工作人員回覆的……”

這時,在一旁緊張用筆記本處理工作的宣傳部文明辦主任郝高低聲在她耳旁耳語了一句。謝富麗眸子微驚,加大音量,“根據文明辦的同誌不完全統計,網絡上關於隨便門的報道和轉帖量已經達到幾十萬次,點擊率千萬,估計明天的轉載量和點擊率影響力會成十倍遞增,我們今天召開這個會議,不是考慮任何處分責任人,這是後一步,今天,我們要討論如何降低隨便門的影響,消除不良傳播,挽回我市的聲譽和公信力。”

三分鐘無人開口。環保局長齊格選臉色尷尬地開口道:“隨便門的根源在環保局,我代表環保局和辦事職工向魯市長道歉……”

市長魯楊冷著臉敲了敲桌子,說道:“現在不是討論責任的時候。是怎麼解決問題。”

齊格選的額頭瞬間冒汗,他硬著頭皮說:“明天環保局向社會出公開信,向全社會和網民們道歉,並且馬上派出執法部門,查封擾民汙染餐館。”

“你們早乾什麼去了?”魯楊怒道。他今年五十三歲,已經在市長的位置上乾了兩屆,明年就是換屆年,按他的政績和有效運作,有九成把握接孫得坤書記的位置,最不濟也能去省裡擔任實權大廳的一把手,再往上一步就是副省級,甚至在退居二線前把握一個省部級,也絕非妄想。但是,經過“隨便門”這麼一鬨騰,他魯楊算是遭了無妄之災,一夜間在全國都有了知名度,輿論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甚至是火烤油炸,他努力了大半輩子的心血,也許會因此而化為烏有。他冇有理由不憤怒。

齊格選張了張嘴巴,說不出話來。

氣氛一時間很壓抑。謝富麗出麵打圓場道:“報告魯市長,我得知訊息後,第一時間聯絡了新聞科的華進喜同誌,他正在京都,現在已經著手公關海角論壇,希望能讓對方刪除不利資訊。”

“有多大把握?”魯楊問。

“華進喜說如果在冇有造成影響之前,他有百分百的把握,現在,他不敢保證,隻能試試看……”

見魯楊濃密的眉頭一挑,謝富麗連忙補充道:“即便是海角論壇不同意刪貼,但可以控製網民的後續貼子和情緒,現在在主要的是防止事態擴大,輿論蔓延。我剛纔考慮了下,覺得應該派兩名精明的同誌去京都,配合華進喜同誌挽回輿論影響,聯絡各大網站以及政府主流報紙,爭取不見報。另外,這幾天廣漢論壇也會成為眾矢之的,新聞辦和新聞科的同誌們從現在起,就要日夜堅守網絡崗位……下麵請市新聞辦主人呂果同誌來做值班安排。”

呂果做了簡單言後,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雷鳴隨後言,他建議嚴格控製論壇輿論,杜絕事態失控,嚴格論壇秩序,管理員和版主要時刻保持在線,遇到違和貼一律刪除,屢教不改者先警告,然後禁言,嚴重者封其ip地址,他甚至建議暫時停止註冊論壇新id。

郭小洲感覺非常不妥,雷鳴提出的這個方法絕對錯誤,好比江水隨時要漫過河堤,不去挖口泄洪,反而從上遊再引來一波洶湧的洪水,不炸堤纔怪。根據他對網絡和網民的瞭解,當下唯一的辦法是疏通淤泥,讓洪水傾瀉而出,而且瀉得越快越好。

但是他人微言輕,能參與這個會議,已經是沾了論壇版主的光,言彆說輪不到他,就是讓他說,他也不能公然打雷鳴的臉啊!哪怕雷鳴不是他的直接領導,但卻是他在論壇的領導。

任何領導都不會喜歡鋒芒畢露的部下,好的部下在領導麵前永遠是虔誠的小學生。

那麼他想要求“進步”,就必須找比雷鳴更大的官,市長魯楊或者宣傳部長謝富麗。這兩名領導既不是他的直屬上級,而且他提出的論點也不是反對他們,而且他想,即便是兩位領導不采納,日後當事實驗證了他的觀點後,他勢必要在領導心中留下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