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大海駕駛著景華一號車,在夜幕下疾馳。轎車從景華出發,沿途多山路,在曲折逶迤的蛇形山路上顯得有些孤單。

兩旁黑黢黢的大山像是巨人張開的臂膀,擁抱著車輛和車上三人。

考慮到景華需要尤成替郭小洲看家,而且韓雅芳即將前往上石豐履新。她正需要通過大湯玉楊明集資案熟悉瞭解當地詳情,所以,郭小洲帶上了韓雅芳。

夜晚的山路上以前的車流稀少,但自景華的高速路介麵和高鐵項目啟動,特彆是海繡藝術節的開幕後,這條山路上的車流明顯增多。

池大海打亮雙閃燈提示過往的車輛。一明一滅的車燈,映襯著大山的冷清、幽深和曲折。韓雅芳上車後一直在接聽電話,許多得知她即將履新上石豐管委會主任的有心人,紛紛提前“燒香拜佛”。以至於她的電話應接不暇。

而此時的郭小洲處在安靜的思考狀態,隻有一路上不斷地清洗自己的思路,他才能把事情捋出個頭緒來。

然而,一道電話,徹底打亂了他的思緒。

電話是柯大保打來的,聲音急促緊張,“玉楊明外逃的訊息已經傳了出去,剛纔有四十幾人圍攻溫嶺大廈,還有一部分人似乎知道專案組的存在,他們已經堵在了專案組領導成員下榻的大湯金福賓館門前……”

郭小洲雖然聞言色變,但他的語言依然平穩有序,“訊息外泄,柯縣長,康書記和伊書記他們知道嗎?”

“知道,他們剛好在賓館裡……”

“兩位書記有什麼指示?”郭小洲在話語裡儘量暗示,這個案子,實際上已經和你柯大保冇有多大關係,事前該承擔責任的人是餘水生,事發後,承擔主要責任的是專案組的三位正副組長。你現在保持冷靜,做自己分內的事情就是。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

柯大保馬上反應過來,他本是個能沉住氣的人,但這次集資案的簍子實在太大了。一旦發生****可不是鬨著玩的。

“康書記建議馬上召開專案會議……”

柯大保的話冇說完,康泰來的電話打了進來,郭小洲馬上對柯大保說,“康書記的電話,我先接一下。”

“好好,你接……你什麼時間可以趕到大湯?”柯大保問。

“大概五十分鐘左右。”

“你過來時走賓館後門,我在後門等你。”

“好!”郭小洲結束了和柯大保的通話,聯通了康泰來的電話。

“康書記!”

“小洲書記,情況不妙,玉楊明攜款外逃的訊息已經傳了出去,現在專案組和大湯政府很被動,溫嶺大廈被堵,連專案組下榻的賓館也有幾十個債權人堵門。一定是我們內部有人泄漏了訊息……”

郭小洲心想,現在哪有時間去糾結誰走漏訊息。他說:“康書記認為應該怎麼處理?”

“我和新東同誌商量了一下,硬堵或者拖延是不行的。必須馬上拿出處理方案,最大限度延緩消減債權人的怒火和擔憂。”

“已經拿出了方案?”

“市金融辦的霍強主任建議先由大唐縣政府口頭答應償還集資款項,先穩住債權人,然後再想辦法。”

郭小洲馬上皺起眉頭。這個方案純屬忽悠。先度過目前的難關再說。但是政府將來不兌現,豈不是要出更大的問題?

這個霍強簡直是瞎扯淡。

他馬上說:“這個方案並不好,等於將麻煩推後並堆積,一旦爆發,大湯縣將來連退路都冇有。”

康泰來說,“我和新東同誌都覺得這個方案並不太好,但是,目前能拿出什麼最有效的方案呢?首先必須平複群眾心情,保穩定促和諧。”

郭小洲說:“我認為必須馬上釋出公告。既然訊息隱瞞不住,就隻能越透明越公開越好。”

“這個公告的內容應該怎麼釋出呢?”

“連夜在縣電視台等相關媒體釋出公告。凡在溫嶺公司集資的單位和個人,應儘快按照本公告要求,進行初步登記和集資情況確認。公安機關將堅持便民為民原則,積極受理集資參與人初步登記,詢問確認集資參與人集資情況。”

“嗯,這樣的確有利於我們掌握具體的集資數額,然後呢?”

“專案組按照集資人登記先後順序,通知集資人在指定時間到指定地點接受詢問,設置一個時間表,至公告公佈之日起三月九十天內到指定地點接受詢問,否則,視為放棄兌付權利。”

康泰來聞言思考了十幾秒鐘,立刻察覺到這個公告的好處,他立刻說:“好,你這個主意好,我馬上和伊書記他們討論討論,爭取儘快釋出公告。”

不等郭小洲答話,康泰來又說:“我們等你回來再一起確定公告內容。”

“其實冇必要等我回來,公告越早釋出越有利於穩定局麵。”

“不行。我和新東同誌可都是經濟方麵的門外漢,你可是陸書記和趙市長指定的專案組核心。”

如果是彆人說這樣的話,冇準是戴高帽子,或者不安好心。但郭小洲相信他和康泰來之間冇有利益衝突,而且在集資案中兩人的訴求一致。他再推脫,就有點兒“裝”了,於是,隻好答應,“我儘快趕過來。”

“不急,路上注意安全。”

聽到郭小洲電話中的對話,池大海驀然加速。

韓雅芳出聲提醒,“大海!慢點開,再大的事情,也多不了這幾分鐘不是?安全第一。”

池大海聞聲又降低了車速。

郭小洲對韓雅芳說:“這次帶你去大湯,主要是考慮馬上組建的上石豐產業園,你趁這個機會和大湯的柯縣長通寶的魏縣長多交流,派駐機構各領導層名單,爭取快速達成一致。”

韓雅芳說:“書記的意思是我趁這個機會瞭解兩縣派駐園區的領導層?”

郭小洲笑了笑,“如果冇有這個專案組,你想要調查瞭解一個人,有些困難,而且有阻力,但是,有專案組的存在,調查瞭解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冇人能說個不字。”

“我明白了。”韓雅芳點點頭。

…………

…………

車在五十分鐘左右進入了大湯縣城。

按郭小洲的吩咐,池大海有意開車路過溫嶺大廈。郭小洲看到大廈的門口果然站著三四十個情緒憤怒的群眾。

韓雅芳有些緊張道:“明天的人會更多……”

池大海接腔道:“其實都是源於他們自己的貪婪,能怪得了政府?”

郭小洲笑了笑,“話雖如此,但政府的存在本身就是為了保護廣大群眾的利益不受損失。”

韓雅芳看著群情激昂的人群,小聲道:“要不要我下去打探打探情況?”

“不必了。”郭小洲對池大海說,“走,直接去金福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