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郭小洲應邀來到汪自遙的家中。

汪自遙和妻子以及姨妹陳思瑤三人齊齊在門前迎接,表現出的規格和姿態讓跟隨而來的秘書尤成都心中震驚。

特彆是陳家兩姐妹的“盛裝”打扮。一個把美麗****的韻味彰顯得淋漓儘致,一個則展現出清純靚麗少女的曼妙風姿。

汪自遙很客氣的邀請尤成一起進餐。尤成很識趣的謝絕,說自己家中還有事,一小時後再來接郭書記。

兩男兩女上了餐桌,主菜是烏龜燉豆腐,其中還加入了不少補品,酒是二十年國窖。

郭小洲當即表態,說工作時間,不能飲酒。

汪自遙心情很放鬆的說:“一小杯應該冇有問題。”

郭小洲正要拒絕,“還是來點飲……”

陳思瑤卻拿起酒瓶,主動給郭小洲倒酒,笑盈盈說:“小半杯。”

郭小洲無奈的搖搖頭,隻得接受。

汪自遙眼神複雜的瞟了陳思瑤一眼,他等於看著陳思瑤長大的,對這個小姨妹比對任何人都瞭解。陳思瑤臉上冇有第一次被他強逼著去見郭小洲的羞憤和痛苦,反而神情雀躍,似興奮的嫵媚,還帶有羞澀的婉約。

他夫人陳思嬌的神情則有些詭異,好似偷人被抓時的那種恥辱感。

但是餐桌上的氣氛不錯,根本看不出來郭汪二人之前有任何矛盾,倒像是一對相識多年的朋友,各自帶著自己的家眷,一起聚餐。

餐桌上的話題很寬泛,但不涉足工作。最後話題來到郭小洲家的小七斤身上。陳家兩姐妹追著要郭小洲拿相片出來。

郭小洲拿出手機,他的手機屏保就是小七斤的相片。

“哇!好漂亮的鼻子,還有這紅嘟嘟的小嘴巴,像子怡姐。”

“我看還是像郭書記多點,這眉毛,這額頭……”陳思嬌忽然想起什麼,對郭小洲說:“郭書記,您看您家大喜,我們還冇有什麼表示……您是不是把這張相片發我,我恰好認識一個海繡老師傅,我讓他照著這相片繡一副作品。也算是我和老汪的一點心意。”

“這……”郭小洲拿著手機,有些猶豫。

“姐!我有郭書記的微信號,一會讓郭書記發我,我再發你。”陳思瑤一改往日的冰冷沉穩,有點兒退回到天真爛漫的十七八歲花季時代。

誰知陳思嬌依然堅持,“郭書記,我加您的號碼,您還是親自發給我吧。”

郭小洲看著陳思嬌有些母雞護犢的神情,隻當做她這個姐姐不想讓妹妹過多的和一個已婚男接觸,便冇有深思,直接加了她的號碼,當場把相片轉發給了陳思嬌。

飯後,四人在客廳坐下,一組』字型沙發,汪自遙夫婦坐主位,陳思瑤很自然的伴隨著郭小洲坐上了客位坐。

這一配對落座,汪自遙的城府再深,臉上也有些異樣。

陳思嬌臉上更是複雜莫名,一會看看郭小洲,一會看向陳思瑤。

郭小洲感受到滿廳都流淌著陰謀氣息,心知不妙,頓時打消喝杯茶再走的念頭,主動請辭道:“老汪,嫂子,陳主持,我一會還有點工作要處理,先走一步。”

汪自遙臉色一鬆,他正難堪著,連忙道:“好!我們不能影響郭書記工作。歡迎以後經常來家裡作客。”

陳思嬌也跟著起身,“郭書記,子怡弟妹不在身邊,以後您吃膩了外麵的大餐,可以來我家吃點小菜。再說,外麵的食品不衛生也太油膩,我們家老汪就是喜歡吃家裡的小菜。”

如果是朱穎說這種話,郭小洲肯定會有另外的聯想,什麼外麵的“大餐”,家裡的“小菜”,但汪夫人在景華以賢惠端莊著稱,他當然不疑有它。

但他打定主意,以後儘量避免和陳家兩姊妹碰麵。他知道,有些事情是可控的,而有些事情則是不可控的。這不是誰意誌力堅定與否,而是防範力的高度。

“我送郭書記!”陳思瑤搶在前麵,並且和郭小洲並肩而出。

汪自遙夫婦隻好把郭小洲送出家門,作為景華第三號人物,他和郭小洲之間的距離並不大,資曆更是郭小洲拍馬難追,總不能太不要臉的親自把郭小洲送出常委大院吧。

送走郭小洲,汪自遙夫婦沉默的回到客廳,兩人分坐沙發兩端,彼此無語。

“這是最後一次。”陳思嬌忽然語氣憤怒道。

汪自遙歎息著低下頭,“明天,你張羅著給思瑤介紹個對象吧,她也到年齡了。”

陳思嬌臉現驚喜之色,顫聲道:“你終於同意了?”

汪自遙抬頭看了她一眼,默默起身,坐到她身邊,伸手抓著她的雙手,低聲道:“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你也知道,在我心中,思瑤就好比我的女兒一樣……”

陳思嬌心中暗暗腹誹,“誰不知道你對思瑤的心思,這兩年你硬是阻止她交朋友,一直拒絕彆人給她介紹男朋友。”

但是,他今天有這樣的改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隻不過,郭小洲會輕易的放過她嗎?

陳思嬌清楚,像思瑤這樣的漂亮清純女孩子,縱然身為女人,也一樣會受到誘惑,況且是男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億個妻子不在身邊的年輕男人,一個讓她也感覺到危險的男人……

“我現在擔心的是,郭書記會不會放手……”陳思嬌掰開汪自遙的手。

“我看郭小洲不會如此齷蹉吧,他是前途似錦的政治明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犯錯誤,況且他家的甘子怡是什麼背景,他敢觸怒宋家?”汪自遙似乎想證明什麼,“上一次思瑤回來不是說冇問題嗎。老婆!以後我就是不當這個官,也不會……”

陳思嬌語氣痛苦的打斷他的話,“現在的問題是思瑤是怎麼想的,她是個冇有多少感情經曆的女孩,你讓她頻頻去接觸一個優秀男人,彆的男人她還能放在眼睛裡馬?而且她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個冇有思想的動物,讓她接近她就接近,讓她閃退她就閃退,我察覺,她對郭書記有好感……”

“不會吧。思瑤不會喜歡一個有夫之婦的。”汪自遙說這話就冇有多少底氣。他也察覺到陳思瑤今天的舉止神情都很反常。

“不會?你平常一直說,你比我瞭解思瑤,你會看不出她的變化?”陳思嬌說到這裡,神情陡然一變,失聲道:“這不會又是你的什麼計劃吧,等他和思瑤出什麼問題,被你抓住,然後你就……”

汪自遙臉色一沉,怒斥道:“亂扯淡,我在你心中就那麼不堪?”

“你難道做不出來,我看你為了你的權利,把老婆都可以送出去……”陳思嬌不屑的鄙夷道。

“你閉嘴!”汪自遙臉色氣的鐵青。

“我會閉嘴。但是我有句話要警告你,你在官場上怎麼鬥怎麼玩計謀都和我無關,我不乾涉。但是,你千萬不要把思瑤當犧牲品,最後毀了彆人還毀了她的名聲。”

“放肆!”汪自遙氣的舉手猛拍茶幾。“砰!”

這時,門外傳來陳思瑤的聲音,“好大的威風,有本事去拍書記縣長的桌子呀!在家裡拍算什麼男人。”

汪自遙現在唯一麵對兩個人冇有任何底氣,一個是郭小洲,一個是小姨妹。他立刻打起笑臉,“誤會,我不是發你姐的脾氣,我是氣我自己……”

陳思瑤冇有理睬他,直接坐到姐姐身邊,伸手摟著姐姐,低聲問,“冇事吧,姐!”

“冇事!”

“那他乾嘛亂髮什麼脾氣?”

“你姐夫他是後悔,心中煩躁,麵子上掛不住……”

“那可以扇自己耳光呀!朝女人發脾氣?”陳思瑤對這個姐夫早已死心,一個女人如果一旦瞧不起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哪怕做得再好,也改變不了他的形象。

汪自遙臉色一滯,覺得再待下去是自尋其辱,他拿起公文包,“你們聊,我去單位辦點事。”

看著匆匆而逃的男人,陳思嬌心中泛起一絲憐惜,曾幾何時,這個男人在她心目中就是天神一般的男人,威武霸氣,不屈不服,睿智果敢,在景華,誰都不敢馬虎,連帶她這個汪夫人也狐假虎威,走哪兒都受尊重。

可是,為什麼一年時間,就變成這樣?

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思瑤,她不能看著思瑤沉溺。

“思瑤,姐單位有人給你介紹一個朋友,去年碩士畢業,在武江的航運局工作,一表人才,父親是高校的教授,母親是醫院醫生,明天週末,姐帶你去武江見個麵,如果你們都感到滿意,姐想辦法讓你調去武江電視台工作……”

“我不會去的,姐!你說過,在個人問題上不會逼我的。”陳思瑤輕輕依在姐姐身上。

“但是,你的年齡也不小了,該考慮個人問題了。”陳思嬌拍著她的手說。

陳思瑤語氣堅定道:“我正在考慮。”

陳思嬌吃了一驚,坐正身體,緊盯著她的眼睛,“正在考慮?有屬意的人了?”

陳思瑤忍不住瑟縮一下,沉默不語。

陳思嬌的心中冰冷,她不敢再猜猜下去,也不敢再問,斬釘截鐵道:“我決定了,你不管考不考慮個人問題,你都必須離開景華。你去年跟我說,南方有家電視台邀請你過去,姐支援你,陪你過去都可以,姐過去照顧你的生活起居,直到你成家……”

陳思瑤隻花了一秒鐘思索,“晚了,姐!晚了……”

“不晚,不晚的。”已經失去耐性的陳思嬌大喝出聲,“你還年輕,你和姐不一樣,不用掉頭就能轉彎的,答應姐,我送你離開景華,必須離開,馬上……”

“真的晚了……姐!”陳思瑤低下頭,“我喜歡上他了!”

“天啦!你這是要逼死你姐啊!你讓我怎麼對咱們死去的爸媽交代,我照顧你教育你這麼多年,你一直是姐的驕傲,你千萬不能那麼做,趕緊掉頭,來得及,真來得及……”

“來不及了。”陳思瑤抬頭,輕聲道:“我已經想過很多辦法,但是,不行……”

陳思嬌呆呆看著妹妹,一時間悲從中來,不禁捂嘴低聲嗚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