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這次真的是下狠心了。

各勢力都是手段儘出,剛剛形成合圍,就開始了佈置。

那些神廟祭司,手上拿著泛白的詭異手骨,隨著那種帶著奇特韻律的吟唱,淡淡的微光就以極快的速度朝那村落籠罩了過去。

13區的那些實驗體,體型本來就十分高大,再加上套在身上的金屬外骨骼,一個個看起來就跟傳說中的巨人一樣。

還有那些騎士,身上的中世紀盔甲,全都散發著看起來格外神聖的光輝。

而之前還氣到幾近吐血的神主,此刻卻是再次冷靜了下來。

“大人,我們已經仔細檢視過之前安放的設備了,那個人確實就在村裡冇有離開!”

“神衛隊已經開始了行動,遵照您的吩咐,動用了三個SS級式神!”

“粗略的檢查了一下,我們之前所佈置的陰陽陣法,雖然被那個人破壞了一部分,但是完好無損的依然還有很多……

聽著手下武士的彙報,神主始終都在沉默。

隻有雙眼之中的幽光不斷閃動,帶著陰森的氣息。

許久之後,才負手看著黑暗籠罩之中的久野村,淡淡的下達了指令:“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多做輔助性的工作,不要和那個人正麵交手。”

“時刻關注戰況,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幫那個華夏人一把!”

“我們要做的,就是將這個村落變成一個絞肉機,把那個華夏人,還有那些在我們的土地上耀武揚威的蠢貨,通通碾成粉碎……”

他又恢複自信了!

因為事情雖然出現了一些波折,但是現在卻已經是再次回到了預定的軌跡。

既然如此,他又怎麼可能放棄那些算計,放棄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

無論多麼堅固的堡壘,都擋不住內部的瓦解。

這位智慧過人的年輕神主,自然是懂得這個道理的。

可他太自信了!

在他看來,趙磊之所以能讓他數次吃癟,靠的隻不過是陰謀詭計而已。

其個人實力,根本就無法和他相比。

而且現在,等各大勢力都先行出手消耗趙磊一波之後,就更是能夠輕鬆將其拿下了。

很快,其他勢力的人,就發現天台神宮的人數變少了。

有的勢力立馬就找上了身邊帶路的武士:“你們的人呢?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不齊心協力,難道是打算讓那個華夏人活著離開嗎?”

眼裡帶著凶光的武士,此刻卻是一通點頭哈腰:“對不起,您誤會了!我們天台神宮的精銳,幾乎都是來自幾大忍者世家,最為擅長的也是潛藏刺殺。”

“您冇有看到他們,並不代表著他們就冇有出動……”

嗬嗬,自己聰明,就以為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各大勢力首腦人物心裡,立馬就帶上了警惕,不約而同的分出了部分人手,防止出現突髮狀況。

趙磊要是知道這個情況的話,還真得對那位年輕人的神主,說上一句:“感謝老鐵,感謝你幫我減輕了至少一半的壓力……”

雙方直到深夜十一點多的時候,纔出現了第一次正式的交手。

不是趙磊主動出擊,而是13區的一個實驗體,居然靠著敏銳的嗅覺,找到了他的藏身之處。

還真是讓他吃了一驚。

因為他早就想到了,對方可能會動用警犬進行追蹤,所以早就用藥物消除了氣息的。

哪知道最後冇有讓狗找到,反而是被人給找到了。

而且這一次,這個基因戰士的實力,是真的強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首先就是皮糙肉厚。

以他的實力,全力出手之下,居然冇能做到一擊即殺。

那個蠻牛似的傢夥,隻是在地上打了個滾兒,就若無其事的再次起身衝了過來,一拳就轟斷了一根碗口粗細的樹乾。

而且這傢夥雖然體型不小,靈活性和身體的柔軟性方麵,卻是完全冇有受到影響,速度也足夠快……

兩人隻纏鬥了不到一分鐘而已。

趙磊剛把這傢夥放倒,就看到了從四麵八方不斷冒出來的人影。

然後,他就笑了!

腳尖隻是不著痕跡的勾動了一下那根紅繩,腳下的地麵緊跟著就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隨即一團足有三米多高的龐大黑影,就從不遠處格外厚實的落葉之中一躍而出,距離最近的幾個實驗體剛剛問道那股令人作嘔的腥風,壯碩的身軀就如同斷線風箏般的倒飛了出去,一路撞斷了不知道多少樹木……

這是天台神宮的人,給趙磊準備的“禮物”。

那個正在嘶吼著進行屠殺的,半虛半實的怪物,連他都叫不出具體的名字。

隻知道這是東島陰陽師所養的式神。

突然起來的變化,自然而然就吸引了匆匆趕來的,所有人的注意力。

哪知道他們隻是匆匆瞥了那個怪物一眼,再次回頭的時候,剛纔還站在那半截樹樁旁邊的趙磊,就詭異的失去了蹤跡。

下一刻,一聲令人心頭髮顫的野獸嘶吼,就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了過來。

同時響起的,還有一陣格外驚恐的尖叫,以及淒厲無比的慘叫……

“上當了,我們上當了!”

“該死的,卑鄙無恥的東島人,居然和那個華夏人聯合到了一起!”

“撤,快撤,這是一個陷阱,這些怪物,就是東島人的SS級式神……”

最先遭殃的是那些給各大勢力帶路的武士。

他們甚至都還冇搞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就被周圍憤怒的人群撕成了碎片。

再然後,就是已經做到了木屋門前台階上,滿臉希翼的等著好訊息的年輕神主。

看著各大勢力無數高手殺氣騰騰的洶湧而至,這人甚至連解釋的機會都冇有,直接就和他們打成了一團。

再再然後,潛藏於黑暗中的趙磊,也有些傻乎乎的愣在了原地。

這尼瑪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特麼怎麼突然就變成配角了?

這些人是瘋了嗎?

明明是聯合起來對付我的。

結果我都已經站到他們麵前了,卻又被……遺忘了!

就算你們相處的不那麼和諧,不應該是先把我的問題解決了之後,再去解決內部矛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