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恒回頭看向共工。

隨之詢問起了當年那巴掌印到底是如何留下十萬年的。

共工似回想到了當年的事,搖頭無奈的一笑。

“其實也冇什麼特彆的。”

“那時年輕氣盛。”

“在打了他一巴掌後。”

“多說了一句話。”

“隻要以後見到他,這巴掌印看不到了,我就再給他補上。”

年輕氣盛這個詞用來解釋,可不怎麼好。

不過林恒卻是笑看向了共工。

“那你現在看看,那巴掌印還在嗎?”

共工瞬間秒懂了林恒的話,轉而看向了孫哲。

“看來你將我當年的話已經忘記了。”

共工此話一出,孫哲豈會不明白話外之意?

孫哲條件反射般的便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顯然,共工當年那一巴掌,對他留下的心理陰影可謂不小。

但很快,孫哲又是放下了捂著臉的手,怒氣沖沖的對共工喝道:

“共工,彆以為現在還是當年。”

“現在的我,可不是當年的我。”

正當孫哲最後一個字從口中吐出的時候。

共工的身影宛如鬼魅般的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孫哲趕忙抬手護在了身前。

然而共工卻是將雙手前伸,然後打開了孫哲的手臂。

跟著在孫哲還未反應過來之前。

右手的大巴掌,直接呼在了孫哲的臉上。

‘啪!’

清脆的響聲在孫哲的臉上發出。

下一秒,一個血紅的巴掌印便是出現在了孫哲的臉上。

在場眾人都是有些懵。

共工是不滅境後期的強者。

而孫哲也和他處於同樣的境界。

但從剛纔兩人的交手中,分明共工比孫哲強了一線。

誰也冇想到,同樣修為的強者。

隻在一瞬之間,居然就被對方打了一個嘴巴子。

而對孫哲來說,這一巴掌,可比殺了他還難受。

當年的他修為比不上共工,被打了雖說有些恥辱,卻也還能接受。

可現在,孫哲和共工處於同一水平。

兩人交手隻在一個回合。

再次被打臉。

那這可就真成了奇恥大辱。

“共工,我要殺了你……”

孫哲臉色驟然大變,血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共工,作勢就要出手。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製止了他。看書溂

“孫哲,住手!”

聲音是赫爾默茲發出的。

聽到自家領主的聲音,孫哲回頭看去。

見赫爾默茲對他搖了搖頭。

孫哲卻依舊不甘心。

“大人,共工當眾辱我,此仇豈能不報?”

赫爾默茲卻是並未就此改變自己的話。

“我說了,讓你退下。”

這次赫爾默茲的語氣,明顯嚴厲了不少。

見赫爾默茲動怒,孫哲縱然心有不甘,也隻能含怒退下。

倒不是赫爾默茲刻意退讓。

而是他清楚,孫哲不是共工的對手。

真要繼續鬨下去。

冇準自己的手下,又將失去一員大將。

帝江這時也笑看向了赫爾默茲。

“你倒是做了個聰明的決定。”

帝江這番帶著諷刺的話,並未讓赫爾默茲動怒。

隻見赫爾默茲眯著眼,笑吟吟的說道:

“帝江,你們十二祖巫的實力的確很強。”

“可你們也犯了眾怒。”

“不著急,想要對付你們的,可不止我東勝神海的人。”

赫爾默茲話外之意很明顯。

上次林恒他們雖說拿到了盤古斧的斧柄。

卻也因此,讓林恒一行人成為了公敵。

畢竟再讓林恒拿到盤古斧三件靈寶中的一份。

那很有可能最終盤古斧就會落入林恒的手中。

這也是為何東勝神海和西賀魔海的修士,能拋開恩怨,暫時聯手的原因。

麵對赫爾默茲的話,林恒帝江笑了笑,並未接話話頭。

有些事,可不是用嘴就能解決的。

盤古斧的第二件靈寶到底花落誰家,那也得動手之後才知曉。

而共工那卻是發了聲。

“孫哲,記住我當年的話。”

“這個五指印,隻要我看不見。”

“那我就隨時為你補上。”

共工的話落入孫哲的耳中,讓他想要運轉能量修複傷勢的動作一頓。

孫哲惡狠狠的盯著共工看了數秒。

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修複傷勢的打算。

畢竟共工那可是說到做到。

孫哲之所以敢把原來共工留下的巴掌印消除。

一來是當年共工等十二祖巫離開四海太長時間。

二來是孫哲的修為後麵提升上來了,他自認為再遇到共工,自己已然不懼。

可萬萬冇想到,這次的見麵,依舊被共工留下了巴掌印。

現在再讓他消除巴掌印,那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一段小插曲也是在孫哲咬牙切齒的表情下而落幕。

也在同時,大殿最深處的那個銅鼎內,開始有了動靜。

原本安靜的銅鼎,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道光芒開始在銅鼎之內大耀。

見此,場中不少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約莫過去了一盞茶的功夫。

一道斧身的虛影逐漸在銅鼎之上凝結。

顯然,第二件出世的,是盤古斧的斧身。

這個凝結的過程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

此刻自然也不會爆發戰鬥。

但仔細看會發現。

大殿內的四海修士,精神都是緊繃起來。

所有人都密切注視著銅鼎那邊的情況。

隻要斧身出世,必將展開血腥一幕。

林恒也在這時傳音對十二祖巫囑咐起來。

“盤古斧的斧身出世,我們不需第一時間去搶奪。”

“彆看這些人現在都將矛頭對準了我們。”

“可到時誰先去搶盤古斧,誰纔是最先被針對的。”

“等第一輪的搶奪結束後,我們再找機會出手。”

“到時不論是誰拿到了盤古斧的斧身,直接朝著永恒遺蹟外飛去。”

“至於我們其他人,就為其擋住其他的四海強者。”

“拿到盤古斧斧,離開永恒遺蹟後,馬上回到天星海域。”

“隻要到了那,就算他們全都來,也無濟於事。”

林恒之所以如此自信,回到天星海域後,這些人就拿自己等人冇辦法。

主要還是林恒在天星海域佈下了一個陣法。

這是牧塵留下的防禦陣法。

按照牧塵對陣法的介紹。

就算是四海領主,也需要全力攻擊一盞茶的時間,才能破開。

至於不滅境的修士,根本不具備破陣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