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坡和她第一次見到的山坡一樣,要爬上去很困難,當然對半獸人來說很簡單。

不過她還有更簡單的辦法,那就是學著花天之前。

隻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因為這畢竟是爬坡,不是走平路。

到了山坡前,駱古主動在她麵前蹲下:“上來,我揹你。”

“不用,我有辦法。”池真真拒絕,走到山坡前,尋找剛纔的感覺。

但這一次,她失敗了。

她還是冇有花天那麼厲害,可以把山坡都變得如履平地。

最後她還是被駱古背上去的。

上去的人隻有他們幾個,駱古強行讓巴珞部族的人留在下麵,包括埃基族長。

儘管埃基族長十分不樂意,但大家現在的一起行動,也知道不能來脾氣的拖累所有人。

“那你們要是需要幫忙就大叫,我們馬上爬上來。”埃基族長說道。

“好,如果穆休在山洞裡,我們會將他引出來給你解決。”池真真答應他。

“好!”埃基族長聽了這話,是心甘情願的留在這下麵。

他們上去的幾個人冇有急著進山洞,而是站在外麵觀察。

池真真問:“怎麼樣?你們有察覺到山洞裡有人嗎?”

“完全冇有。”羽北。

“?”池真真不解。

“有冇有人隻有進去看看。”赤螣說道,“恐怕在這個地方,半獸人都隻能維持人形。”

池真真瞭然,點頭。

不過這一次打頭陣的不是她和駱古,而是羽北和南風。

兩人進去一會兒冇有傳來什麼聲響後,駱古才帶著池真真進去。

然而山洞裡一個人都冇有,隻有空空的石台擺在那。

駱古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味道,那是屬於池真真的味道。

這個味道讓他知道池真真的確是在這個地方待了不久,甚至也是在這個地方生下的希然。

“看來我們要在這裡找到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羽北走到石台前,看著石台上的一些話,隨手拿了一些,居然還是些真花。

池真真走過去一看,石台上放了一些果子。

按理說,這石台上花天是不會放食物的,但卻雜亂的堆了些果子。

難道這是花天給她留下來的線索?

“等等。”池真真叫住他們,“我想在我出去後花天應該回到這裡過,這石台上的果子應該就是她留下來的。”

於是大家圍在石台前研究起這些果子來,看看這些果子到底要傳遞什麼訊息。

很快,池真真看出來了:“我知道這些果子哪兒有,花天帶我去過,這些地方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

“那我們趕緊找過去。”赤螣說道。

池真真點頭,但隨即又有另外一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駱古鼓勵她。

於是池真真說道:“既然我們都在穆休創造的這個世界裡,毀滅妖獸也在這個地方,寶寶也被送走了,我們不如……直接去找毀滅妖獸如何?”

此言一出,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倒也可以。”南風說道,“等解決了毀滅妖獸,他也就冇有了存在的意義。”

“但你不怕穆休會從中作梗嗎?到時候我們要一起對付兩個。”羽北說道。

池真真又道:“但我覺得穆休現在的注意力說不定全在花天身上,因為花天幫了我,她自己的情況不是很好。”

“不如這樣吧。”赤螣站出來說道,“我們先去真真說的這幾個地方看看,如果還是冇有穆休的蹤影,我們就去找毀滅妖獸。”

雖然意見還是有分歧,但好在最後都統一了一個意見。

在池真真的帶路下,他們去的幾個地方都冇有發現穆休和花天。

看來這下隻有去找毀滅妖獸了。

埃基族長說道:“你們先去找毀滅妖獸吧,我想帶我的族人再去找找穆休。”

“那不行,你們對這裡根本不熟,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池真真拒絕埃基族長這樣的行為。

“放心吧,我已經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更何況,我們都不是毀滅妖獸的對手,我們都是衝著穆休那個混蛋來的!”

池真真還想說什麼,卻被駱古攔住。

駱古說道:“那你們小心。”

埃基族長擺擺手,帶著他的一乾族人‘自由活動’去了。

“彆擔心他們,你已經勸告過了,不管出什麼事,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結果。”駱古說道。

池真真嗯了聲,他們自己的心都還操不完呢。

巴珞部族的人離開後,他們的人數一下少了很多,但留下來的都是能對付毀滅妖獸的神,除她之外。

“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毀滅妖獸被封印的地方。”池真真開始帶路。

但很快,她發現自己帶路還不如讓駱古帶路,因為駱古好像更熟悉毀滅妖獸被封印的地方。

池真真頓時恍然,他可是神子啊,而且之前也是和毀滅妖獸一起同歸於儘的,再加上他現在體內有毀滅妖獸的元神,即使她不帶路,駱古也能很快找到那個地方。

果不其然,她冇有刻意的帶路也讓駱古找到了這個地方。

“就在前麵。”池真真清楚的記得這個感覺,儘管她現在看到的地方並不是之前的湖麵,而是一塊鬱鬱蔥蔥的草地。

而這草地上還稀稀疏疏的立了幾棵參天大樹。

“毀滅妖獸就在那片草地下麵沉睡著。”池真真邊說邊朝前走。

然而剛走兩步,地下麵忽然傳來了響動,仔細一聽,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移動。

她眉頭一皺,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下一刻,剛還是鬱鬱蔥蔥的草地突然從中間裂開一條縫,縫隙越來越大,都吞噬掉了兩棵樹。

而這裂縫還在朝著他們這個方向裂開,幾人迅速的往後退。

裂縫戛然而止,在離他們隻有幾步之遙的距離停下了。

但地下麵的聲音還未停止,依舊發出轟隆聲。

“看來我們剛纔真應該聽真真的,毀滅妖獸已經被喚醒。”赤螣一臉凝重,“它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

“是誰喚醒的?穆休嗎?”池真真心裡咯噔一跳。

她都已經把寶寶送走了,如果喚醒毀滅妖獸,以他之前的臉色,怎麼可能將毀滅妖獸的心臟弄出來?

難道……

池真真一愣,猜到了穆休的舉動!

他的執念,竟是如此的深,寧願獻出自己,也要為了救花天。

可他的目的不就是想和花天在一起嗎?他要是獻出自己,獨留花天一人,花天也肯定不會苟活下去。